【天界地獄的那些事情】是短篇集,跳篇看也不會看不懂。

因為寫的時候是沒有考據輕鬆寫的,所以看的時候也請輕鬆地看,考據黨們歡迎出門右拐或者是愛用右上角紅色叉叉。

這一篇約兩千多字,比較正經一點(真的嗎)

下一篇是 [2]-胃疼的羅福寇 。整體而言就是惡搞。

 

 

 

 

   It’s a beautiful day;

   it’s a wonderful day.

 

                  

 

PIECE A 路西法與米迦勒

 

  Lucilia園是整個地獄裡唯一有陽光的地方,因為有陽光,所以難得的有很多綠色植物都在這裡活得下去,部分是人界品種,少部分來自天界,還有一部份是拉結爾斯下培養得珍藏品──這些全是路西法生日時,忠心的薩麥爾動用各種手段「找」來的,知道自家上司喜歡曬太陽,還貼心的弄來了和煦的陽光──拉結爾改良版,保證曬多久都不怕脫皮曬傷。

 

  於是,愛好不曉得什麼時候被屬下知道了的路西法陛下,在閒暇之餘就越來越常出現在Lucilia園裡了。

 

 

  在魔宮裡晃悠了半天沒找到目標的米迦勒又偷偷摸摸的摸進了Lucilia園,終於在一棵金羽樹下找到了地獄之主,這時候路西法正在補眠,大概是看書看到一半睡著的,手中的紅色法典攤開一半,他的面容比平常看起來少了幾分煞氣,多了幾分難得的溫暖。

 

  路西法很美,這是天界和地獄都知道的事情。天父在創造路西法的時候幾乎將所有最好的都賦予了他,力量、智慧,以及外貌。路西法,曾經的熾天使長,天父的寵兒──這也是為甚麼,之後路西法叛逃會如此輕易。

  相比之下,後來的米迦勒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有了路西法叛逃的經歷,天父多多少少的也有了警惕,所以它給與米加樂美麗的外表,強大的力量,卻剝奪了等同的智慧,造成後來米迦勒被眾天使惡魔們評為沒大腦、空有力量的火焰笨蛋──這些是另外的故事,現在暫且不提。

 

  

  睡著的路西法氣息似乎柔和了許多,即使那些上位者的氣勢已經深深地刻畫進骨血,在Lucilia園裡歇息的時候,路西法看起來與一般的惡魔並無不同──甚至更像是尚未墮天的他。

  漆黑如夜的長髮,修長卻充滿爆發力的身型,俊美的容貌,除了髮色,一切和起來和以往並沒有什麼不同。米迦勒更知道,那雙沒有睜開的雙眼,一就和墮天前一樣是美麗的金色。

  除了體溫,除了心臟,墮天的路西法看起來依舊什麼都不缺,生活看起來似乎比在天界的以往還要更好。

 

  米迦勒想,這就是他的兄弟,他的半身,與他共享一顆心臟的生命。

 

 

  天父終究是留了一手底牌:路西法並沒有心臟。他的心臟在他剛被創造時便被取了出來,便在之後給予了米迦勒,帶著火焰力量的心臟在米迦勒胸口跳動,同時為他帶來了極高的火焰天賦。

  這些原本都是路西法的。 米迦勒有時候會這麼想,假如路西法取回了他的所有,當初的他還會墮天嗎?

  沒有人知道答案。

  沒有心、缺少了心臟,這注定了一點──路西法永遠學不會愛。

  愛事、愛物、愛人──愛情。

  天使被賦予的本能,對路西法來說只是可笑而不可思議的事情,於是造就了當初的熾天使長與其他天使的隔閡。

  他們不一樣。即使路西法再怎麼偽裝,那樣對於生命冷漠的情感,依舊無法掩藏。

 

  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很少,當事人的米迦勒便是其中的一個。他始終覺得這一點不重要,學不會愛又怎麼樣,路西法是他的半身,無論如何,和路西法最親近的人是他、最重要的人也是他,他們互為彼此為一的存在,這種聯繫,連天父都無法斬斷。

  米迦勒滿足於這種特別的感覺,一直到後來天父剝奪了他應有的知識與思考,使他忘掉了很多東西、對很多事情的感覺變得模糊──他也依舊沒有忘記這種感覺。

  甚至,他有時候會帶著點慶幸:幸好,路西法不懂愛。

 

  

  然而一切在路西法墮天之後漸漸瓦解。米迦勒開始不確定,路西法不懂愛情,是不是真的正確?

  被剝奪了許多感知與能力的米迦勒無法判斷更多的事情,他不曉得路西法當初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斬斷自己的羽翼墮入地獄,也不明白路西法對他這個兄弟到底有什麼樣的看法。

 

  也許,是恨意吧。

 

  米迦勒想起當初他奉天父的旨意率領天界軍捉拿叛軍,路西法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神裡頭充盈的,就是深沉的、濃厚的憎恨。

 

  但是路西法為什麼會恨他,米迦勒到現在也沒有想通過。

 

 

 

  身為地獄之王,警惕是必須要有的,天界與地獄向來水火不容,目前也僅是維持在危險的平衡之上,天界還是喜歡三不五時的派個小刺客來,期望哪天奇蹟發生,神不知鬼不覺的暗殺掉路西法。

  Lucilia園裡固然因為天界植物的關係充滿了許多天界的氣息,但是地獄的原生植物也不少,米迦勒必須把自己的氣息壓到最低,才能堪堪隱藏在微弱的天界植物後頭。因此他也沒有靠近,只是遠遠地看,看著沉睡的路西法,近乎貪婪地,今他的容貌刻劃進腦海裡。

  地獄並不是一個能夠讓天使隨意晃蕩的地方,下一次來,不曉得是什麼時候了。

 

  離去之前,米迦勒微微斂眸,暗暗希望自己的半身能夠看自己一眼,儘管他知道,那雙眼睛哩,除了冷漠與憎惡之外不會再有其他。

 

  一直到米迦勒的氣息消失在Lucilia園裡,路西法都沒有睜開眼睛。

 

 

 

 

  「你說,陛下為什麼會喜歡曬太陽?再怎麼說陛下也是個惡魔啊,惡魔都很討厭陽光的說,雖然曬到不會怎麼樣──還有在那個園子裡面,天界的味道那麼重,真虧陛下待得下去!」

 

  「噓、噓!陛下的事情是你能胡說的嗎!」

 

  「咦?可是前輩不覺得奇怪嗎?要我來說的話,陛下說不定是為了和『那個連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幽會,才老是喜歡待在Lucilia園裡吧?對外是說在休息睡午覺,可是說不定在ooxx或者ooxx!啊啊啊相愛相殺!虐戀情深什麼的!!好萌嗷嗷嗷!果然米路王道!決定了,下次就出米路花園play本吧喔呵呵呵呵!!」鼻血。

 

  「……艾麗莎。」

 

  「哎呀糟糕太興奮了血止不住……是的前輩?」

 

  「閉嘴!!」

 

 

 

Fin.

 

Q:所以路西法陛下究竟有沒有睡著?

A:你ww說www呢~~~(蕩漾臉)被某人用如此炙熱的癡漢眼神盯著還睡得著路西法就是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