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地獄的那些事情】是短篇集,跳篇看也不會看不懂。

#因為寫的時候是沒有考據輕鬆寫的,所以看的時候也請輕鬆地看,考據黨們歡迎出門右拐或者是愛用右上角紅色叉叉。

#此篇前文為【路西法與米迦勒】。

 

 

Piece-B 胃疼的羅福寇

 

  羅福寇很憂鬱。

 

  這並不是因為他的工作分量這幾百年來都沒有減少反而有增多的趨勢(事實上這一點他已經悲劇的習慣了),也不是因為敬愛的路西法陛下一如既往的將所有的工作都丟給他(再次的,他已經悲劇的習慣了),當然也不可能是月經失調的問題──我們勞碌命的羅福寇宰相大人是個不折不扣的男性惡魔。

 

  羅福寇很憂鬱──因為那個日子近了。

  

 

  「羅福寇,我的朋友,什麼事情始你悶悶不樂?」路西法小心翼翼地避開堆疊在地上搖搖欲墜的公文,來到那張被文件壓得咿呀作響的大木桌旁,有些訝異地看見他最得力的手下一臉……便秘?

  原諒我們尊貴的路西法陛下,不是他不想換個形容詞,而是真的只有這個形容詞最為貼切。

 

  「你的臉色很糟糕。」極有貴族修養的路西法委婉的說。

  「難道昨晚又熬夜了?你該早點就寢的,羅福寇,優質的睡眠對人來說很重要──對惡魔也一樣。」

 

  「容我提醒您,尊敬的陛下!」羅福寇沒好氣的道:「臣下之所以不能擁有優質的睡眠,不全是拜您得工作所賜嗎!」他加重了「您的工作」這四個字。

 

  「別生氣,我得力的助手啊,我也是不得已的。」路西法狡猾地說:「你想想,如果工作全都由我來做,那麼你要做什麼呢?」

 

  「如果工作全部由我來做了,那麼您要做什麼呢?」羅福寇咬牙切齒。

 

  「我以為你明白的,」路西法一臉理所當然地道:「我的工作就是監督你工作。」

 

  ──完全反了吧喂!!

 

  羅福寇瞪了一眼理直氣壯的陛下,感到深深地無力。

  得了,他們偉大的地獄之主就是有張怎麼戳都不會破的臉皮子。

 

  宰相大人決定不要繼續這個話題。

  「到底是什麼事情勞您大駕,讓您不得不親自來打擾您可憐的、沒有一刻得閒的臣下?」

 

  「哦,是的,我差點忘記了。」路西法說:「羅福寇,你可知道最近有什麼重大的活動?為什麼所有人都如此繁忙,我不過是想找個人去瑪門那裡取樣東西,你不會相信的,我被拒絕了二十二次!」

 

  路西法的怨念很大。只是個簡單的跑腿工作,怎麼沿途找了二十二個人,每個人都說很忙沒空?當然他也不是不能夠自己過去──事實上他很想,不過有些事情他實在不想要讓其他人知道。

  

  哦不,又來了! 羅福寇在心底呻吟。

 

  最近有什麼重大的活動?該死的他當然知道!除了讓他無比憂鬱的「那個日子」,還有什麼能讓地獄的住民如此瘋狂忙碌?

  可是,「那個日子」偏偏是個你知我知,只有陛下不知道並且絕對不能讓他知道的祕密!

  每一年都要來這麼一次,我們可憐的地獄宰相都想要找面牆壁撞死了,他已經把能編的藉口都編了遍,這下子要他臨時想一個他寧願去跳龍嘴──敵基督在上,他尊貴的陛下為什麼每年都只問他呢!

 

  「哎呀,陛下?」

 

  羅福寇正在努力地想辦法蒙混過去,轉機來了──雖然這個轉機他並不怎麼喜歡。

 

  「啊,許久不見了,莉莉斯。」路西法的注意被轉移了。

 

  「晨安,尊敬的陛下。」金髮的少女捏起裙子行禮之後撞似無意地問道:「陛下在和羅福寇大人交流感情嗎?」好奇的語氣控制得恰到好處,不會過於冷漠,也不會讓人覺得她在八卦。

 

  從莉莉斯進門之後就默默降低自己存在感的羅福寇,微不可察的一抖。

  他向路西法拼命使眼色,不過顯然陛下沒有注意到。

 

  「沒什麼,我想要找人去趟瑪門公爵府上卻找不到人手,他在幫我想辦法。」路西法對於這名有禮貌的血族始祖向來印象很好,他親切地答道,沒有注意到羅福寇不斷的暗示還有倏然變青的臉色。

 

  「噢,原來如此。」莉莉斯點點頭,她意味深長地看了羅福寇一眼:「嗯,我想不用麻煩陛下差人跑一趟了,這是瑪門閣下交代我務必要交給您的。」

  他拿出一個盒子還有一小封信交給路西法,盒子雖然包裝得很好,羅福寇卻還是猜到了那是什麼東西──瑪門公爵私下特產的軟糖,口味千奇百怪。

 

  注意到羅福寇的視線,路西法略帶尷尬的解釋:「這是菸草。」

 

  ──我們怎麼都不知道陛下您開始抽菸了?

 

  「「哦,我們都懂的,陛下。」」莉莉斯和羅福寇異口同聲地說。

 

  「喜歡吃糖並不是什麼糟糕的事情,我有時候也會來一兩顆,其實您真的不必因為怕丟臉而找人跑腿的。」羅福寇安慰道:「就是不能吃多還要勤刷牙,牙蛀了很麻煩。」

 

  路西法默默捂面,他才不會說他前兩天才看過牙醫。

 

  「不可否認的,瑪門閣下出品的糖果真的很好吃,」莉莉斯補充:「尤其是『千奇百怪』軟糖,孩子們都很喜歡。」

 

  羅福寇差點笑出來,這不是拐著彎說陛下和孩子一樣嗎──雖然他知道莉莉斯沒有那個意思。

  「所以說了不是……算了。」路西法顯然也聽出來了,不過不管解釋什麼想來也沒有人會聽,我們偉大的地獄之主當下便決定走為上策。

 

  「羅福寇,我的朋友,你似乎還有許多事物沒有處理完──那麼我就不打擾了。」他果斷地說完,轉身離開。

 

 

  莉莉斯和羅福寇相視沉默了一會。

 

  「知道嗎,小羅。」打破沉默的是莉莉斯:「我忽然覺得──」

 

  「噢不!不不不!!我親愛的莉莉斯,你不能夠這麼殘忍!!」羅福寇打斷了她,一臉悲憤。

 

  「我還沒說呢。」

 

  「反正不會是什麼好事!」羅福寇說:「我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了!」

 

  「先聽我說完嘛。」莉莉斯瞪了他一眼,慢悠悠的續道:「我只是想說,我忽然覺得啊,『路羅』這個CP不錯耶?魔王與宰相,高高在上的王,以及禁慾的宰相大人,兩個人的禁忌辦公室戀情!」

 

  「為什麼不是『羅路』!」羅福寇抗議。

 

  「因為,某人表現不好啊……」而且你看起來就比陛下還要受。

 

  聽出了對方意有所指,羅福寇又憂鬱地扭曲了面孔:「五天!再給我五天!!」

 

  「五天,嗯哼?」莉莉斯摸出了一瓶指甲油開始擦指甲。

 

  「三、三天!」羅福寇咬牙。

 

  莉莉斯索性不回答了,擦完左手指甲開始擦右手。

 

  「兩天!」宰相大人沒氣勢的瞪著她,沒幾秒就投降了:「親愛的莉莉斯!我可愛的莉莉斯!尊貴的、親切的、善良的主催大人!你看這樣沒有兩天真的畫不完啊!!」他拿出自己昨天熬夜畫的稿子證明,一臉可憐。

 

  「一天半。」莉莉斯總算鬆口了:「你也知道吧?『那個日子』就快要到了!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給你磨蹭啊小羅!」她還有其他的流程要跑呢!

 

  「那個日子」,魔界同人祭──MAGICOMIC,簡稱MC,今年是MC6666,也就是第6666屆,莉莉斯的社團「那些年,我們的陛下」每年都會參展,推出的都是和路西法有關的CP。順帶一提羅福寇也是這個社團裡頭的一員,筆名是「小羅」,算是米路大手,每年他出的本子都會被搶購一空,儘管因為宰相大人是挪用公款去印刷的所以每次都本數少價格高,還是造成了僧多粥少的現象。

  

  「一天半!」羅福寇叫道:「你當我有八隻手嗎!」他是宰相,還要批閱文件,畫圖還要瞞著路西法!

 

  「手不夠就去借吧!」莉莉斯卻毫不留情,她冷笑:「如果趕不出來也沒關係,我會出個路羅突發本撐攤子。」 

 

 

  「你怎麼可以這麼狠心!!」羅福寇悲憤了:「不要拆我CP!!」

 

  在作者面前說要出用他不吃的CP蓋掉什麼的,真的是大絕──別的作者有沒有用不知道,至少羅福寇是被秒掉了。

 

  「那麼本子?」

 

  「一定趕出來!」羅福寇咬牙,今晚熬夜吧!通宵吧!!

  工作什麼的睡覺什麼的見鬼去吧喔喔喔喔!!誰都不能阻止我讓陛下在下面!!

 

 

 

  宰相大人,你不覺得有什麼東西錯了嗎?

 

  其實,如果是羅路,羅福寇的反應還不會這麼大,偏偏莉莉斯掐住了宰相大人的死穴,說是路羅──敵基督都知道,羅福寇是個忠誠的路西法總受黨!一想到如果本子趕不出來,攤上的空位就會被路羅本填滿,羅福寇就覺得嚥不下這口氣,動力蹭蹭蹭的拼命往上漲。

 

 

  至於之後堆疊起來的工作量……

  嗯,還是先不要提醒他了吧。

 

 

 

胃疼的羅福寇-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