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他以為自己踩到了一灘水,也許是水管破裂了,從牆縫裡漏出來的吧--一開始是這麼想著的,但在月光的照耀下他很快就發現了不對。

 

 不是水。而是艷紅的又深沉的血。

 

 燦爛的宛若一朵朵彼岸花。

 

 一灘一灘的水漥密集得幾乎匯成了小河。

 

 

 

 

 「啊…」驚呼被壓抑在胸膛裡,這個房間不大,因此他很容易便能注意到房間裡的那個人,年齡看起來和霧野差不多,有著紫色短髮的少年。「南澤…前輩?」躊躇了幾秒他選擇使用前輩這個敬稱。

 

 對方沒有回應,宛若死亡一般。

 

 死亡,要是這樣可能還好過一些吧、或許,誰知道呢? 

 

 名為南澤篤志的少年趴伏在床上,潔白的床單已經看不出原有的樣子,溼答答的不斷低落紅色的水珠,攤開在背後的羽翅發出濃濃的鐵鏽味,源源不斷的流出血水。

 

 但是,沒有死亡。

 

 南澤趴伏在床上,胸膛微弱的一起一伏。

 

 是、天使嗎? 松風想,真的看不出來眼前這個少年原本可能是個天使。那在背後的羽翼失去了羽毛,甚至已經稱不上是羽翼了,只能勉強稱呼為"骨架"。

 

 每隔一小段時間便有幾根羽毛落了下來,連帶著點點艷紅,脫落了羽翅的骨架發出微弱的喀喀聲,生長出了黑色的皮膜。

 

 像是蝙蝠一樣的翅膀。

 

 --像是惡魔一樣。

 

 

 

 松風天馬聞到了一股腐爛的氣味。

 

 

19'

 

 迷糊的意識裡,他還是知道有人闖了進來。

 

 是誰呢?他想,獄卒、還是等待分食他力量的其他?

 

 啊、其實都沒有差別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進入房間的是一個少年,半透明的讓人一眼便明白這孩子是個幽靈。

 

 是人類。懦弱的人類。

 

 「啊…南澤…前輩?」

 

 南澤篤志微微眨了眨眼睛,身軀疼得令他不想移動,按照過往的經驗來看移動也只是增加痛楚而已,所以他只是看,看著那個幽靈,猜想著他會有什麼反應。

 

 恐懼,害怕,落荒而逃?或者,乾脆的暈了過去?

 

 南澤惡趣味的想著,要是那個幽靈真的暈了過去,等刑罰一過,就拍下來寄給"不可思議訪談雜誌"。

 

 

 

 但是,那個孩子卻朝他走了過來。驚愕過後的雙腿還在微微發顫,半透明的身軀一抖一抖,活像觸電的殭屍。

 

 顫顫的那孩子深呼吸,表情像是吞了一整隻活青蛙:「那個、我幫你包紮一下好嗎?」

 

 

20'

 

 從一旁的架子上頭拿起一捲繃帶,有些沾到血跡,但撕掉了那些部分還是能用的。

 

 松風天馬小心翼翼的踏過血灘,深呼吸、強迫自己的雙腳不要再顫抖了,不過就是點血--好吧,很多血--但是沒什麼好怕的,他可是幽靈啊!

 

 第一次他萬分慶幸自己是這種型態,要是以人類的型態碰到這些血,肯定會馬上暈死的吧--幸好幽靈已經不會再死一次了。

 

 「那個、」他舉高雙手,讓對方看見自己手裡的繃帶,「我幫你包紮一下好嗎?」這麼多血、還有那個發黑的"翅膀"--他用看的都覺得好痛。

 

 南澤篤志的眼瞳裡閃過一絲驚訝。

 

 然後,松風的腦海裡響起了聲音。直接在靈魂裡撞盪著,激起陣陣回音。

 

 "人類,不害怕?"

 

 「呃,很怕。」松風誠實的回答,「但是先別說這個了,包紮要緊吧,不趕快止血就糟了……」會失血而死吧…唔,天使會死嗎?

 

 "……止不住的。"不自然的停頓了幾秒,南澤又說,"這是刑罰,所以止不住的。" 

 

 「咦?」

 

 "沒什麼好包紮的,天一亮就會停,我也習慣了。"因為身體的一點微幅移動都會帶來痛楚,所以他以意念直接在對方的腦海裡下逐客令,"離開這裡,沒你的事。"

 

 

21'

 

 那個幽靈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固執的留了下來固執的替他包紮。那是很有藝術但沒有技術的包紮法,如果不是身軀動彈不得,南澤相信自己絕對會把他打飛。

 

 白色的繃帶根本起不了效用,血水很快的就浸濕了繃帶,拆掉換上拆掉換上,整個晚上那個幽靈都不厭其煩的重覆著這個動作。

 

 南澤說不清心裡的感受是什麼。

 

 只是、那一瞬間的幽靈,似乎和那個孩子重疊了。

 

 

22'

 

 南澤前輩、南澤前輩!啊啊,你又這麼不愛惜自己!

 

 沒關係,天使是不會死的。

 

 不可以因為自己是天使就這樣亂來啊,受傷了也會痛的不是嗎?

 

 

 

 不管受傷多少次,不管亂來多少次,欺負他、甚至是惡作劇。

 

 那個孩子總是會原諒他,總是會用幼小的手細心的替他包紮,專注的眼神讓他心頭悸動。

 

 成為天使以後,很多情感很多事情都忘記了。  

 

 包括傷,包括痛。

 

 還有愛。

 

 

 

 那個時候,他微微瞇起了眼睛。陽光在那孩子烏黑的頭髮上閃耀,像是光環一般。

 

 --其實、這孩子才是天使吧。 不禁這麼覺得,然後伸手揉了揉那柔順的髮。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空
  • 黑髮的話應該是神童對吧0.0?
  • 嗯嗯沒錯唷w

    九川千華 於 2013/04/20 21: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