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與七個囚犯仿作。

#妄想衍伸片段。人物ooc應該有。

 

 

 

[2]

  「如果真的被逃掉了,」綠間說道:「我已經盡了人事。」

 ───────

 

  這是個瀕臨末日的世界,突如其來的一場大地震更改了世界的格局,多數大陸沉入海底,還有部分大陸被汩汩岩漿淹沒,剩下大約百分之十五的一點點土地,收留了所有活下來的人類。

  災難後僅剩下來的這塊土地,地質貧乏,植物大多枯萎了,也沒有動物,土壤和水源裡甚至殘留了化學毒素,短時間使用沒有問題,長期食用只能邁向死亡──倖存下來的人類很快地就面臨了如何生存下去的危機,即使災難過去了,人類的數量還是一直減少著。

  信仰成為他們的精神支柱,他們開始祈禱,希冀著奇蹟降臨。

 

  也許是神真的聽到了人類的聲音吧,於是奇蹟真的降臨了──帶著「力量」的「適合者」們開始出現,他們淨化了水源,帶來了在任何地方都能夠生長的種子,建造了居住處與制度,替僅剩的人類帶來希望。

 

  這塊土地被命名為「伊甸」,由適合者的組織「都廳」管理。

  都廳的最高管理者是「都廳主人」,所有適合者的力量源泉,因為他還太年幼,於是「代理統治者」被選出,在都廳主人成長起來之前管理伊甸。

  土地被分為八個區,環繞著中央的都廳,分由八位適合者擔任區長管理。

 

 

  高尾和成並不是適合者。

  在這個時代,即使能力再好,不是適合者,就不可能有太好的工作職位以及生活品質,可是因為他有個身為適合者還當上了第二區區長的童年玩伴,所以他歡樂的透過潛規則打破這個常規,很榮幸的被特別提拔成為第二區副區長,這代表他能睡上軟軟的床而不是木頭拼成的板子,能夠吃到第一手新鮮的食物而不用一大清早的去補給處和其他平民搶,甚至他的工作不是到處搬水泥重整這塊災難後的土地,而是舒舒服服的坐在辦公室裡打電腦──

  不過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高尾和他的青梅竹馬綠間真太郎在很小的之後就分散了,那年他們大概是五歲左右。再次相見是在第二區域職位徵選上頭,這是不允許一般平民參加的考試,透過賄賂而偷偷跑進去考試的高尾很快就被抓到了,正要被亂抽一頓扔出去,已經是區長的綠間卻突然冒出來,還准許他應試──然後高尾順利地變成了管理階層,甚至被破格提拔成了副區長。

  來不及感謝自家朋友夠義氣,高尾和成哀傷的發現,綠間壓根不認得他是誰,好吧分開來的時候才五歲左右,他們現在都過十五歲了,十年的時間確實足以模糊很多記憶。

  但高尾合理的懷疑,綠間之所以不認他,完全就是為了能更徹底的壓榨他還讓他不能藉童年玩伴之名抗議──渾蛋啊綠間這傢伙從當上區長以後完全沒有批過文件沒有視察民情甚至沒有定時向上層做整體報告!這些全部都是他這個副區長完成的啊有沒有!那個文件堆得都爆出房間了有沒有!難怪沒有人要擔任副區長這個職位,難怪一聽說他是副區長其他人都用悲憫的眼神望著他!

  ──到底誰才是區長啊喂!

  

  至於真正的第二區長在做什麼?綠間真太郎的生活作息很簡單,大多不是在城裡小巷擺弄他那些「幸運物」,就是在研究室兼臥室裡擺弄「幸運物」。

  

  十年過去,高尾眼中的綠間也只有這點和以前一樣了,綠間從很久以前就喜歡聽晨間廣播,喜歡收集幸運物。只不過現在比以前高級了,以前的綠間是喜歡收集,現在的綠間更偏向自己製造改造…… 曾經在綠間研究室裡見到被改造成電擊兇器的泰迪熊玩偶,高尾和成默默捂臉。

 

  如果不是必要,沒有人願意踏進綠間的研究室,頂多就是站在門外報告。要知道站著進去裡頭的人大多都是躺著出來的,那外表普普通通的房間,也就只有那一層皮是普普通通。除了高尾,整個第二區基地還真沒有人敢踏進那個房間裡,自從他第一次完好無缺連根頭髮都沒燒焦的從裡頭走了出來,所有需要報告區長的事務就全落在高尾身上了。

  

  不過這次他顯然來的不是時候。

 

  綠間的研究室房門半掩著,他才拉開門,警報就響起了,高尾一瞬反射性的以為自己踩到了地雷什麼的危險物品,兩秒才反應過來這是有人入侵基地的警報。

 

  綠間真太郎坐在床邊,隨手往牆面敲了幾下,幾個電腦屏幕就從牆上翻了出來,他手往工作臺按幾下,一個鍵盤推出,副帶一個小型的螢幕,大概是主控台。

  牆壁上的投影分成數個格子,分別播放著基地內部不同區域的監視錄像,綠間快速掃過一眼,準確地把有異樣的那一格挑出來放大:屏幕裡是兩個少年,一個個子稍高,一個雙瞳異色,兩人都是紅色短髮不過色調上還是略有不同。

 

  「小真,」高尾感嘆著綠間的研究室還真是越來越像軍事指揮中心了。「有入侵者?」

 

  「啊。」綠間又快速的對電腦下了幾個指令。

 

  「你不打算去抓嗎?」來過很多次的高尾十分自來熟的找個地方坐下看戲。

 

  「讓那些傢伙去就夠了,」綠間推了推眼鏡,他口中的那些傢伙指的是除了自己和高尾以外的基層人員。「網已經打開,他們逃不掉的。」

 

  「咦,真有信心。如果他們逃掉了呢?」高尾隨口問道。

 

  「如果真的被逃掉了,那麼──」綠間說道:「我已經盡了人事。」

  他將視線轉回基地主控台上:「不過不會發生這種情況的,畢竟是我的『幸運物』啊。」

  

 

  對綠間真太郎來說,一個人如果想要被天命選中,那麼他必須要先盡人事。

  而綠間的「人事」,就是他的幸運物,他的──「力量」。

 

  『區域在哪裡?』他將意念連結上電腦。

  【二號倉儲室。】主系統發出只有他能聽見的聲音。

  『監視器回報?』

  【基地東向通風口有人為破壞痕跡,疑似是突破口。監視器遭到人為破壞,入侵者很謹慎,沒有驚動警報。】

  

  綠間真太郎微微皺眉,他的一縷意念透過主系統連結上基地東部的監視器,果不其然聽見了細微的哭泣聲。

  『……之後我會修好你的。』

  哭泣聲還是沒有停,反而像是感覺委屈似的越來越大聲了。綠間嘆了口氣,隨手拿起了工具箱。

 

  這是綠間真太郎的「力量」──「聆聽機械之音」。能夠與所有的機械物體交流溝通的能力。

  不過不是每個機械都有高智商的,大部分還是像個小鬼一樣,一受傷了就只懂哭鬧,非要他去修理、哄哄才肯消停,所以為了防止自己淪落到成為保母,綠間上任區長以後就把自己能見到碰到的機械全部改成了不易破壞的金屬,至今為止的入侵者頂多也是造成了基地的一點點損傷,像今天一樣讓機械大哭的情況,已經有段時間沒有出現過了。

  該說這兩個入侵者很特別嗎?

 

  「小真你要去哪裡?」高尾詫異。

 

  「東區的監視器被破壞了,我去修理一下。」綠間揉了揉太陽穴,那哭聲不只一個,而是好幾個──他懷疑那兩個入侵者把一路上所有的監視器都破壞了,不,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同黨,或許不只東區也說不定。「高尾你在這裡指揮一下,我暫時開放一部分權限給你。」

 

  「啊啊,慢走。」接手主控台,高尾和成揮了揮手。

  

  然後綠間真太郎這一走,就沒有再回來。

  事後,被掩埋在文件堆底下的副區長高尾多次回憶,總是懊惱:他怎麼就沒有跟著走,怎麼就沒有跟著走呢……。

 

 

 

tbc

 

這不是坑,真不是坑……(怎麼這句話有種虛弱無力感,而且你不是越寫越長了嗎

對不起我錯了三節根本不夠寫完我妄想的片段。

後面還有兩節的份量(應該)。

 

2013.4.21 九川千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