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數:1737

 

-04

 

 

「你想吃什麼?」拉著小孩東跑跑西跑跑總算把一些兒童用品買齊了(比如說牙刷杯子毛巾還有小碗筷之類的),一手提著紙袋,一手牽著對方的手,磯崎轉頭看向孩子:「我是說晚餐。」

  孩子猶豫了幾秒:「方便麵就可以了。」他說:「我吃得不多。」

  磯崎皺起眉頭:「你平常都吃那種沒營養的東西?」

  大概是聽出了他語調中的不悅,藍髮的孩子縮了縮:「因為爸爸媽媽常常不在家……」看到對方眉頭越皺越緊,他惶惶不安的補充:「可、可是有時候哥哥會煮飯給我吃。」

  「哥哥?」磯崎研磨喃喃。

  「嗯!哥哥很厲害,踢足球很強,煮飯也很好吃!」他用力點頭,談起兄長的時候雙眼都陡然亮了起來,語調裡充滿著得意與興奮,像是向父母炫耀成績單的小孩:「我最喜歡哥哥了!我們還約定以後要一起升上雷門中、加入足球社,然後在世界的舞台上踢足球!」他說:「就像豪炎寺前輩那樣!」

  「最喜歡哥哥啊……」磯崎停下腳步。

  「大哥哥?」察覺到不對的小劍城疑惑的看著他。

  

  雖然早就知道自家戀人是個兄控,不過知道和親耳聽見的感覺天差地遠。儘管明白現在的劍城是七歲的版本,對於"現在"的劍城來說,自己還只是個陌生人…

 

  磯崎研磨咬了咬唇,伸出手狠狠的掐住孩子的臉頰:「……果然還是不可原諒。」在他面前說著喜歡著別人什麼的!

  「嗚嗚嗚!」

 

  「哼。」磯崎蹂躪了孩子白嫩的臉頰好一會才鬆手,不怎麼溫柔的抓著對方的手往反方向拖,那是離開商店街的方向。

  「大哥哥、現在要去哪──」

  「閉嘴。」

  年幼的孩子連忙閉緊了嘴巴。

 

  

  

  

  他拖著他回到了那個他與劍城京介合租的小套房內,將孩子隨意的扔在飯桌前,一個人跑進廚房悶頭炒菜,再出來的時候已經接近晚上六點了,明明是簡單的兩菜一湯卻耗掉了這麼多時間,鬱悶的看著手上大大小小的刀傷,磯崎研磨有接沮喪的垂下肩膀。平時看劍城煮飯也沒有這麼費工夫,最多一個小時就解決了…只能說個人有個人的專精之處吧,他安慰自己,將最後的成品擺上餐桌。

  幾個小時前被他扔在椅子上的孩子有點畏縮的縮在椅子上,約莫以為他在生氣,怯怯的只敢用眼角瞄向他,一句話都沒有說。

  磯崎研磨莫名的覺得有些好笑。

  原先的不爽已經在埋頭煮飯的那幾個小時裡完全熄滅了,疲憊喚起了理智,突然之間他對於自己和個孩子認真吃醋感到幼稚,現在的劍城京介沒有七歲以後的記憶,沒有和他相處幾年的經歷。

  他還只是個普通的小孩,還不是雷門的前鋒,還不是那個老愛故意惹他吃醋的彆扭傢伙,還不是他的戀人。

  「還」不是。

 

  「晚餐。」拿了個碗和一雙筷子給孩子,另外弄了一點水果做為飯後點心。桌上的餐點很簡單而且清一色都是蔬菜類,味道他已經試過了,還沒有到達好吃的標準,頂多只能算做不難吃。對於磯崎研磨來說這種程度距離他的標準還差好大一截,但初學者畢竟不能太強求。

  孩子看了他兩秒,緩慢的拿起碗筷開始用餐,沒幾分鐘又停下了動作:「你不吃嗎?」

  「啊啊。」他的胃已經被自己製造的失敗品塞滿了。

  「……大哥哥。」孩子吃了兩口後頓了頓,帶了一點猶豫的開口。

  「做什麼?」他把插在水果上頭的叉子拿在手中旋轉著。

  「其實,大哥哥沒有綁架我……對吧?」年幼的劍城京介認真的看著他:「大哥哥,不是壞人。」

  「我不是壞人?」磯崎抬眸對上他的眼睛,很快又移開了,轉著銀亮的小水果叉,他回應得漫不經心:「你怎麼知道?隨便相信陌生人會死得很快喔,小鬼。」

  「大哥哥沒有傷害我。」小劍城說。

  「總不能賣壞掉的商品給客人吧?」磯崎輕笑。

  「你才不會賣掉我呢。」戳著碗裡的紅蘿蔔,孩子的語氣很篤定:「哥哥曾經教過我怎麼看人……大哥哥你的眼睛不是會騙人的眼睛。」

  「我喜歡大哥哥的眼睛,很漂亮,」聲音微弱卻沒有動搖,小劍城輕輕笑了,小小的臉看起來格外可愛:「而且,大哥哥的眼睛告訴我,大哥哥不會傷害我。」

 

  磯崎沉默,耳根微微的發燙。

  這傢伙怎麼能夠以自然的語氣流暢的說出這種話啊!這時候的他該說什麼?

  身體有點僵住了,磯崎發現自己不曉得該怎麼應付這種對話,畢竟十三歲版本的劍城京介就是個彆扭傲嬌的傢伙,不要說喜歡啊愛啊之類的,就連普通的「我相信你」這種句子都要彆扭個半天才能說出口,他也早就習慣了自家戀人的口不對心──所以說劍城君你小時候到底為甚麼會是這麼萌的天然小孩!崩掉了你崩掉了喲!!

 

  「咦、咦咦?大哥哥?」

  「我先去洗澡!」

  不曉得該怎麼回應的某只僵硬幾秒鐘之後在孩子的不解目光中,捂面逃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