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暴君與平民<朝六。

短打。


                    論命運


 命運很奇妙。
 好比說讓你突然間擁有了進入都市高級學院就讀的機會,好比說讓你在前往報到的路上遇見了一個可愛的女孩,好比說愛上同學這回事。

 …命運很殘酷。
 好比說那所號稱免費的高級學院其實是個殺戮戰場,好比說那個可愛女孩老是把你當作弟弟,好比說,你的同學與你一樣為男性……
 
  --還是個變態。

 作為一奇幻殺戮漫畫的主角,六道黃葉理應熱血憤慨的違抗天理,大吼一句命運算什麼作者才是天道……咳,但很不幸,他沒那個膽也沒那個熱血可以噴。

 Well,其實重點或許是作者並非腐女。

 六道黃葉是個很溫和的孩子,除了應要永遠灑不完的熱血貌似沒那麼充足、膽子似乎不比綠豆大多少外,作為一部奇幻漫畫的主角,該有的特質他全部皆備。

 (哦,錯了,還少了一樣對抗命運的意識。)

 所以,當他在半夜被吵醒然後發現某位把學校搞得腥風血雨的暴君正壓在自己身上時,做為一個不普通的主角,他的反應也很不一般……

 「朝長君,你的床壞掉了可以找學校報修。沒有必要每天跑來和我擠一張床,真的。」表面上他很淡定但其實肚子裡頭好幾匹草泥馬在狂奔,朝長出那雙修長有骨感的手在自己身上摸著摸著,誰知道下一秒他會不會就少了什麼器官,不要說他多疑,眼前這位有前科來著。

 「我就喜歡來這裡,你管得著?」某位陛下冷哼了一聲。

 管不著。估計這世上除了耶麻以外還真沒人管得住這無法無天的暴君了,偏偏耶麻那傢伙的興趣就是看他們為麻煩苦惱,為他們找一堆相當於超級大麻煩的樂子。

 「可是,你已經把房門弄壞好幾次了。再這樣下去學校都不來修了。」黃葉努力爭取最後一絲希望。

 「誰叫你要鎖門。」逼得他非得用上文字之力才能夠進來,怪誰?

 「……」怪我囉?這是怪我囉?!「門不是我鎖的。」請不要忘記和他同房的日向君。

 「它就是鎖了。」誰做的,沒差。


 「鎖來防變態的。沒想到變態能力太高干。」某個冰涼的物體頂上了朝長的太陽穴:「下次我會往文字之力的方向想方法,最好弄個有文字之力的"鎖"來。」封殺變態。

 日向三十郎看著自己的室友和敵方BOSS,露出一個扭曲的笑容。

 
 「大半夜的閃屁啊你們。」 


fin.

求殺戮箴言的同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