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aphorism殺戮箴言

細分:帝王與賢者>朝日。

 

世界在變。

太陽在轉,微風再吹,花開花落,神蝕與他們的掙扎日日上演。

 

可是,世界的確在變。

少年少女們追逐打鬧,嘻嘻哈哈,奔跑的影子比過去少了一個。

這美麗的世界啊這美麗的無理的世界。光陰之中浮浮沉沉然後突然翻出水面冒個泡。

 

這美麗的、無理的、變動的掙扎的世界吶,為何在消亡之後仍能如此生生不息。

 

你躺在床上右手壓在雙眼遮擋所有世界的一切一切。

室友六道黃葉問你怎麼了,你說你打算請假一天因為陽光太耀眼。

 

 

Sunny day ; Rainy day

    晴天    ;    雨天

 

                    CP:朝長出X日向三十郎

 

 

01- 

 

  下雨的時候你總是特別容易傷感。你想起那個人掛在嘴角平淡卻又帶著狂傲的,還有比夜色還要更加深沉更加捉摸不清的眼瞳,隨時都像是要流出淚來一般的濃厚悲傷,層層疊疊出一種特別的沉默的吸引力,明明是個殺人無數的任性傢伙,明明是個殘忍的殘酷的暴君,好幾次對上他的眼睛時,你卻只看見了一個寂寞的孩子蜷縮哭泣。

  一個被孤獨被憤恨緊縛的無助傢伙,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發出痛嚎,揮動小小的拳頭尖叫。

 

  「拿去,把頭髮擦乾。」經過廊道你看見他站在庭院中央無視大雨,下意識的就將他拽進自己的宿舍房間,順手扔了一條毛巾。

  朝長輕輕望了你一眼。

  「做、做什麼!」

  「沒什麼。」他說,不怎麼溫和的動作擦著自己的頭髮,你看不過去索性搶回毛巾動手幫他擦,嘖,這個分明就是混蛋的人,為什麼會有這種令人稱羨的髮質?

  「你不怕?」過大的毛巾垂下遮住了大半的臉孔,少年的聲音低低傳出。

  「怕什麼?」揉擦著烏黑頭髮的手為不可查的頓了頓,你裝作沒事般泰然自若。

  「我是你的敵人吧。」朝長說,按住了你的雙手輕勾嘴角。啪地一聲毛巾掉落地上,他將你壓制在牆上惡劣的笑:「可能會偷走你的心臟哦?」

  左手貼著你的胸膛他用力的按著,彷彿那麼一層皮肉不存在似的,冰涼的溫度與砰咚砰咚的節奏融為一體。

  好冷。 你打了個寒顫,體溫似乎正慢慢消散。

 

  「哎,你在發抖呢,」修長的指節撫摸著你的臉頰,無比憐愛的一點一點滑動:「臉都發白了。」朝長戲謔的說,眼神一剎那的冰涼。

  你皺眉,罵了一個連你自己都不明白涵義的詞,沒有被控制的手猛然扣住他的後腦一壓──雙唇接觸的剎那他驚愕的鄧大了雙眼,而你滿意的笑了,帶著一點莫名的得意。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完全出乎你的意料。

 

  「──日向!」

  被吼聲喚住正越飄越遠的思考,你將視線挪向剛回來的室友六道黃葉身上,渙散的瞳孔花了兩秒才順利聚焦,朝長出的身影自然是不存在的,而你暗自鄙棄自己居然有那麼一瞬間的失落。

  只是夢境啊,終究終究只是虛幻的無法抓住無法停留的過去。

  六道黃葉站在床邊碎念著問你是怎麼一回事居然蹺掉了一整天的課連晚餐都沒有吃,你弱弱的應了一聲申明自己有經過正規手續辦理請假,然後被炸毛的發芽企鵝罵了回來說那不是重點。

  「我幫你從餐廳拿了一點點心,放在桌上,你自己記得吃。」

  「知道了啦!六道老太婆……」

  理所當然的某企鵝又炸了,你倒回床上翻了個身面對牆壁假裝什麼都聽不見。

  暴跳著到最後就沒聲的六道無奈的拍了拍你的背:「算了,沒事就好,有什麼事情記得要說,不要自己一個人擔著。」

  你輕輕嘆了口氣,說道真的沒事只是眼睛被陽光刺得有點痛。

  然後你拉高棉被,模模糊糊的聽見六道看見自己被外頭濺入的雨水打濕的作業本而慘叫。

 

02- 

難得的好天氣對生存在猶鹿的學生無疑是個壞消息,上課的時候難免心不在焉,但這樣的情況發生在你身上顯然過於不可思議,老愛捉弄你的青梅竹馬少有的嚴肅了面孔,兩名少女在一旁嚴陣以待,打算稍有不對變拖你去保健室。

  左一把弓又一把刀的狀態未免誇張,你哭笑不得的舉高雙手再三保證自己真的沒事,好一會兒才在眾人半信半疑的眼神下逃出重圍。

 

  晴天的時候是會發生時的,雖然你沒見過,他沒提過,你仍能在腦海清晰地描繪第一天的景象,在眾目睽睽的狀況下盜走了導師的眼球,殺害師長,最後建立恐怖統治的他。那該是十分猖狂瀟灑的吧?光明不適合他,伴隨著他的該是滿地的緋紅色與暗色汙痕,令人心悸,恣意妄為的君主,任意揮手便招來一陣瓣瓣曼珠沙華,捲起黑暗,踏著鏽跡前進。

  毛骨悚然的景色,卻意外的襯他。

  神蝕發生的時候,你和他往往都不在一起,因此沒能見到他支手造就腥風血雨的情景,也沒有那個時間培養什麼患難兄弟之類的同伴情誼,所以,那一天的衝動,你的心底也感到少許的莫名。那個瞬間,順勢地、自然地、本能地親吻,薄薄淡淡,卻有很好的味道,近似清新的薄荷香,若有若無的勾走了你的意識,你看見他的瞳底有意思茫然與困惑閃過,很快地被掩沒。

  他的事情,他不曾提,你也就不曾問。

  那是一種全然的、無理的默契。

 

  破風聲疾疾擦過你的臉頰,有些刺痛,你沒有觸摸便知道自己臉上約莫被開了一道口子,映入眼簾的是一只異獸,張開了充滿惡臭的利嘴,大概是打算趁你走神的這會兒將你吞吃入腹,不過這當下那顆布滿奇異紋樣的腦袋上亮晃晃的插了一支細長眼熟的羽箭。

  你愣了半晌,才恍然點頭:「是諾亞啊。」然後理所當然的被站在背後已久的女性友人狠狠巴了腦袋。

  恍什麼神啊小三!在神蝕的時候發呆是最危險的這點常識不會還要我教你吧!喂我說啊──

  諾亞,算了啦,日向聽不進去的,你也知道他今天怪怪的,大不了我們照看著點到神蝕結束就好了,也許他明天就恢復正常了誰知道呢?

  那兩人後來說了什麼,你也不曉得了。你的思緒早就飄得遠遠的,在過往中沉溺……

 

  那一天是晴天,神蝕還沒發生,六道跑去圖書館查資料乾脆就睡在那裡還沒回來,床上,還有餘溫。

  你碰著微熱的被單心頭亂糟糟的,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發生,突然間各種想法充斥著腦袋咆哮,混亂了,而重點的接下來該怎麼辦更是半點頭緒都沒有,打斷你思考的是房門打開的聲音,進來的不是六道。

  看見他手上的托盤你愣了幾秒:「……你還沒走?」

  朝長出將拖盤放在上,凝視了你一會才道:「你的身體還沒清理。」

  某些被你壓在心底的記憶倏然竄上,你這才意識到雙腿間的黏膩和私處隱隱傳來的不適,羞恥感瞬間舖天蓋地而來,高傲的自尊使你不由得一張口就是滿滿的刺:「不用你多事,我會自己處理!」

  他深深的看了你一眼,沒有說什麼,你卻忽然發現沾附在腿間體內的殘餘液體消失了,全身乾爽只剩下痠痛彌漫。

  「過來吃早餐。」朝長抽了一張衛生紙將手擦乾淨。

  「這是做什麼?419以後的君子風度?」你支撐著身體走到小桌旁,托盤上擺放了一些早點,看得出來是急忙下的成果,量不多,但足夠你一人吃了。

  他沒回答,淡淡的望了你一會,便離開房間。 

  那時候,你看著他的背影,突然覺得口中的食物都沒有了味道。

  要是在那時候捅他一刀一定會成功吧──可是你並沒有那麼做。

 

  有時候你會想,你大概是被怨靈纏上了對吧?否則怎麼會腦海裡都是那傢伙的影子……

  「日、向、君!」不滿的聲音傳來,你回過神來正好對上比良坂和六道擔憂的目光:「啊啊抱歉,你們剛剛說什麼來著?」

  「說你今天一整天魂不守舍是怎麼回事!」筱原諾亞沒好氣的代替兩人說道,暴力的舉動下也是一雙擔憂的眼瞳:「解決了四班那個暴君,大家都忙著慶功呢,高興都來不及,就你一個悶悶不樂。」

  悶悶不樂? 你愣了愣。

  「我說啊,小三,我們都多少年的朋友了,有什麼煩惱不能跟我們說的?不要一個人悶著啊!」諾亞嘆息。連美濃都收起了平時的嘻皮笑臉,一臉正經的點了點頭。

  你頓了幾秒,苦笑著帶了一點歉意:「抱歉,我只是需要冷靜一下,好好的想一想。」

  半是走神的你回到宿舍房間裡,神蝕已經結束了,雖然下午還有課,不過你相信六道和比良坂會替你請好假。

  躺在床上你的思緒又越飄越遠,零零碎碎的片段爭先恐後的湧起翻滾,恍惚之間你看見他站在一灘血跡上冷冷的笑,高傲狂放的黑色帝王,雙腳踏在翻落的內臟上發出血肉被碾碎的噗滋聲,他不屑的輕瞥堆積在腳邊的死屍,唇色是彼岸的紅,雙眼比夜色更深;轉眼間你似乎又瞧見了他懶洋洋的靠在門板上,看見他站在庭中的大雨下,看見他將你壓制在牆上,還有那被快速掩藏的一瞬迷茫和空虛;你看見一個孩子面無表情的踩踏屍骨前進,透明的淚水靜靜的淌下,孩子在血色中踩出一朵朵寫花,身型漸漸成長;然後,你又想起了那個吻。帶著一點惡作劇的心態,輕輕淡淡,卻味道很好。

  你鄙視自己,不過就一次的烈火焚身,居然就這樣讓那個人的身影刻在了心門上。不是動情,卻比動情更加深刻,更加牢固,使你在他已死去的當下,非但沒有戰勝的得意猖狂,還隱隱感到罪惡,甚至被張牙舞爪的念想捕獲。

  是啊, 你苦笑的承認, 你在想他,很想很想。

 

  翻了個身,你聽見仿若雨水敲擊玻璃窗面的聲音,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一個鯉魚打挺你想起了放在窗邊桌上的作業本還沒收而猛然從床上跳起準備搶救前天一整晚的心血,

 

 

  但外頭根本沒下雨。

 

fin.

 

字數:3428

 

 

 ‧後記‧

  利用對比的手法我嘗試用輕鬆的風格描寫日向犯相思的樣子,但是顯然文筆不成熟,呈現出來的結果有些不倫不類……

  第一節的雨,故意用「被陽光刺痛了眼睛」和最後面「黃葉的慘叫」來表現,那一天其實是下著雨的,所以沒有發生神蝕──這就是為甚麼日向可以在房間裡裝死一整天──但日向卻說自己「被陽光刺痛了眼睛」還「以手臂遮擋雙眼」,一方面是表現出他感到眼角酸澀後反射性的遮擋,一方面是希望藉此勾勒出他的不坦率還有一點點遲鈍。日向三十郎是個有高度自尊的角色,他有他的驕傲,那就是他的智慧、情報以及控制力。所以當他和朝長出419以後會怎麼樣呢?所以的事情都超出他的掌控了!這無疑是在他的臉上打一巴掌吧,可是他的驕傲不會允許他低頭的,用恍神來掩飾想念,用各式各樣的理由遮擋逃避,一直到最後,他承認的,也只有他想念他了。他用各種方法試圖欺騙自己,他成功了,將自己的思考欺騙了過去,但是心底其實仍是想念他的,身體上的情感無法欺瞞,所以在第二節晴的最後,他才會不由自主的落淚。

  這次文筆不足,下次繼續努力,再次挑戰!

 

                  2012.9.7.8:43am 九川千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