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意不明、結尾不明、想要表達的東西亂七八糟敘述有。
以上大丈夫的話,就往下吧。

字數:3021







分類:黑子的籃球
細分:剪刀與奶昔>赤黑。


  赤司是王,這大概是帝光籃球部所有成員的共識了,但也僅僅只是被局限在共識上頭而已,能將這點深刻印入心裡的並不多,陽奉陰違者更不在少數,尤其是在三軍裡的,那些人可沒有怎麼敬佩或尊重過赤司。
  所以說黑子你為甚麼能夠面不改色的面對?曾在三軍待過一段不短時間的你啊,就算是再怎麼不合群都會聽見一些傳聞吧?那些可不完全是謠傳哦。

  綠間真太郎嘆著氣像是擔心女兒和陌生男人跑的上班族爸爸,一邊擦拭著今日的幸運物陶瓷籃球一邊對他絮絮叨叨。

  赤司那傢伙是個危險人物,不是我說而已,這是勸告,沒事的話還是離他遠一點吧。

  
  後來的黑子有時候會想起綠間那時候的問題和建議,還有自己的刻意遺忘。
  那時候的綠間並不清楚他對於赤司或者說赤司對於他具有什麼樣的意義,事實上直到今日黑子哲也心裡也沒有弄明白,那個人到底是哪一點吸引自己追隨的呢?那樣充滿著霸氣的球技嗎?那樣令人不知不覺中信服的聲音嗎?還是那雙並不溫柔卻十分漂亮的眼睛?



  關於那些喜歡與深愛著的

                     CP:赤司征十郎X黑子哲也



  啪喀。
 
  「這樣你們就安心了吧。」 
  骨頭移位的瞬間發出了悶響,像是在大晴天裡突然降下的一場大雨令人錯愕又措手不及,於是只能夠沉默的任由冰冷滑過皮膚溜進四肢百骸。
  赤髮少年過於爽快的動作在不良少年裡激起一片浪花,幾雙不敢置信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掃視了他幾遍向在確認那究竟是不是赤司征十郎本人,就連黑子腦海間也閃過了一瞬的空白。
  赤司並沒有理會那些不良少年的視線,痛楚並沒有被表情透露出來,他本人也並不在乎這點,異色的雙瞳凝望著黑子,聲音穿透了寂靜。

  「哲也,為什麼要測試我呢?」語調裡的無奈和寵溺第一次如此鮮明,淡淡的悲傷一閃而過,卻像是故意要他看見般清晰。
  ──沒錯,絕對是故意的吧、那樣的脆弱神情,一定是……
  儘管這麼想著,黑子卻無法控制的感覺到恐慌從心底快速升起,旋轉擴大著試圖要吞沒他。
  「赤司君……!」

 *

  論說奇蹟眾裡誰是個成功的策士,訓練單又是誰在負責擬定,也許一般人的直覺都是擅長情報策略防守的經理人桃井五月,而事實並非如此,桃井只收集情報及數據,轉交赤司制定訓練菜單後,桃井只收集情報及數據,轉交赤司制定訓練菜單後,她再轉回給奇蹟世代們執行,不過除了老是翹掉練習的青峰,奇蹟們的自發性到也不需要他來督促,赤司的威權和剪刀擺在那裡。
  做為一個領導,赤司無疑是成功的,威權與寬容同在,給一鞭再遞顆糖,你明明知道他耍的是這種技倆,卻還是會心服口服的跳進他挖好的坑。

  ──但是,赤司絕不會是個好的戀愛對像。

  完美情人這種物體畢竟只存在於夢想裡,奇蹟世代們也各有各的優缺點,赤司看似是個溫柔體貼的好情人,從另外一面來說,卻也是個最糟糕的情人。
  
  赤司征十郎是可以欣賞、可以妄想,但是不可以談戀愛的類型。
  黑子哲也記得還在帝光中學的時候,桃井五月這麼分析道。
  小黃怕寂寞,小紫很黏人,不過兩個人都很單純好懂;小綠很體貼雖然彆扭了一點;阿大完全就是個陽光籃球笨蛋。
  但是赤司,完全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像是要把所有人隔離在外一般,他不允許別人靠近,不允許自己輕易靠近別人,透過掌控來取得安全感,而且占有慾很強。如果誰喜歡上他一定很辛苦,愛得已經為了他付出一切,卻沒有辦法確定他是不是也這麼愛自己。
 
  但是,赤司君不是有很多粉絲嗎?
  偶像式崇拜和真正的戀愛是不一樣的啊,哲君!

  是嗎。 黑子記得自己當時這麼回答,部室裡只有他和桃井兩個人,而他才收拾好物品準備離開,踏出部室前他忽然轉頭問了桃色長髮的經理一個問題。
  為什麼要和我說這些呢? 

  嗯、為什麼呢。 當時的桃井五月只是笑得意味深長。

  
  *
  也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不安的種子。

  那是第一次見到赤司征十郎的時候,黑子哲也還沒有成為帝光籃球部的三軍,和青峰持續了一陣子的私下籃球練習,被來找隊友的一軍成員們發現了。
  向來存在感薄弱的他,第一次被人一眼注意到。
  接下來對於開始想要放棄籃球,開始不信任自己的他,赤司伸出了手。

  你有才能。有只屬於你的才能。 赤司的雙眼定定的注視著他,邀請的手維持在空中沒有收回。 要接受我的訓練嗎?開發自己的能力,然後進入一軍來。

  那雙眼睛向他傳遞了信任我的訊息,伴隨著令人難以拒絕的說服力,黑子猶豫了幾秒後最終選擇了給予同意的回應,白皙的手卻充滿了不確定感。
  ──不安的種子從一開始就沒有根除。
  那個人為什麼會選上自己?為什麼會幫助自己? 黑子哲也沒有一天停止問過自己這個問題,然後他從每日的籃球練習裡找到了完美無缺的解釋。

  因為那個人重視著帝光籃球部──因為對於赤司征十郎來說勝利就是一切。
  對於他來說,黑子哲也就是枚有潛力的棋子,一枚可以幫助帝光籃球部成長的棋子。
  這是黑子在赤司與帝光籃球部和自己的互動裡得到的結論,因此自己只要做好棋子的角色就可以了,只要讓自己的潛能開發至令赤司滿意──

  所以是什麼時候開始改變的?這樣的心情。

  是哪一點改變了自己?那個人練習時候認真的樣子,比賽時候強大的實力,還是偶然間不經意露出來的溫柔?

  發現自己跌落進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掙脫了,纖細卻堅韌的絲線深深的扣入了身心,而他只能夠盡量的維持最小幅度的掙扎,試圖讓自己不要那麼狼狽不堪。
  儘管在那個人佈下的網裡,黑子清楚自己早已鮮血淋漓。

  愛上赤司征十郎的人,情路必定崎嶇不平。這並不僅僅是桃井五月和他分析的結果,也是黑子自己觀察的所得,那個人太強,無論是實力還是佔有慾,黑子哲也甚至無法想像赤司真心的愛上一個人的樣子,討好一個人、願意為了一個人做出任何事、不求回報的付出,還有誰都說的愛情會使人變笨──但那樣的情況套在赤司身上竟顯得不可思議。
  於是當赤司將他壓在部室的置物櫃上平靜的說我喜歡你,黑子哲也一開始並沒有當作一回事,被喜歡的人告白內心自然掠過一片空白,但短暫的驚喜之後重新占據身心的是捲土重來的不安感。

  為什麼會是自己?

 *
  你並不信任我,哲也。 在某個吹著微風的午後他枕在赤司的大腿上迷迷糊糊的進入夢鄉,恍惚之間聽見了赤司平靜的直述句,黑子感覺到自己的身軀一瞬間的僵硬了,他以為赤司會生氣、甚至是拿起他時常帶在身邊的剪刀,但事實上赤司什麼也沒有做,那樣突然的敘述之後也沒有下文。
  這樣的片段被黑子塵封在記憶的角落,後來的後來他後悔自己當下沒有睜開眼睛看一看,也許會看見赤司流動著淡淡悲傷的眼瞳,然後自己便不會做出那樣傻氣與自以為是的測試。

  那件事情發生的時間段恰好是他發現自己內心警戒因為赤司的鍥而不捨開始崩毀的時刻,看不慣他憑著單單傳球技巧而進入一軍或赤司專制行為的幾名三軍成員,協同外校的不良少年將自己約到校外公園附設的籃球場,約莫是打算用暴力發洩自己的不滿,或者好好的戲弄一下帝光籃球部的主將。被約出的時候黑子就感覺到不對勁了,畢竟自己以往在三軍向來獨來獨往,也沒有友人一說。他可以用misdirection躲過的,這種事情並不是第一次發生,而他向來選擇利用自己薄弱的存在感逃過一劫。
  但那一次他沒有。  
  最後一次、最後一次。
  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完全相信你。



  「小黑子,你現在還和小赤司在一起嗎?」黃瀨這麼問道,赤司和黑子的事情他是最後一個知道的,當下還驚恐了好一陣子。

  m記裡的奇蹟聚會,雖然事實上在現場的人員只有黃黑綠三名和桃井五月,外加一個不請自來的火神。

  「那傢伙很危險,老是在計畫什麼的樣子,早就警告過你不要太靠近了吧。」推了推眼鏡,這是在一開始便投反對票的綠間。
  
  「怎麼樣,哲君,我那時候的直覺?」這是老早就用女人直覺看透一切的經理桃井。

   
  「……」發覺自己似乎闖進了不該闖的話題的火神選擇盯著窗外的景色沉默的啃漢堡,不過耳朵可是拉了老高準備聽幾個八卦回去給等在城凜的前輩。

  「唔……」當事人黑子咬了咬香草奶昔的吸管:「赤司君的確是個危險的人呢。」然後面對其他人的套話沒有再開口。




  「這樣你們就安心了吧。」──這樣哲也就會安心了吧。
  面對著被包圍威脅的黑子,還有不良們的要求,赤司征十郎爽快的卸掉了自己的左手,而顯然這樣的動作出乎對方的意料,他可以清楚看見那幾個不良少年錯愕的臉孔,還有黑子一閃而過的震驚。
 
  「哲也,為什麼要測試我呢?」對著那雙震驚過後染上了歉疚的冰藍色瞳眸,赤司滿意的看見對方突然發難,一拳揍倒了抓住自己的不良然後利用他所教導的技能閃過其他的攻擊朝自己奔來。
 
  確確實實的、這一次。
  
  「赤司君……!」


  ──抓到你了。



 fin.

 2012.11.11 九川千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