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來給你一只白兔子,所以,在全身的力氣都被榨乾之前,要拚命的追著它跑喲!」

 ───────

 

  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擁有一份獨一無二的才能。

  有的人是音樂,有的人是機械,有的人擅長游泳,有的人擅長田徑。只要不斷的學習,有一天一定能夠發現這一份寶藏。

  ──小時候,師長或父母必定說過不少類似的話吧?

  找對方向的話,就能夠將自己的才能發揮出來,進而依靠著興趣和毅力,攀登到巔峰。  

  無論你是誰,都有的,與生俱來的天賦才能。

  ──沒有錯,這個樣子的勵志話語,小時候或多或少都聽師長及父母說過吧。

  歷史上的成功例子常常被訴說,也許失敗的例子我們聽得更多。但是不走到最後的話,你會成為什麼樣的人,是沒有人知道的。

 

  「是不是曾經這樣子想過呢?要是自己是完美的天才就好了?或者,世界上是否真的有無才之人存在的這種事情。」

  金髮男人坐在看起來就很貴的紅色皮沙發上,愜意的翹著腳,拋出一個又一個問題。

  「如果我有才能,那究竟是什麼呢?」

  男人愜意的翹著腳,豎起右手食指。

  「世界上難道沒有無才之人存在嗎?」然後是中指。

  「如果我恰好是那個無才之人,該怎麼辦呢?」最後是無名指。

 

  「很抱歉,我無法理解這些問題的涵義在哪裡。」

 

  「啊,是嗎?那麼我換個問題問吧。」男人也不在意,伸手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碟餅乾:「要吃嗎?」

 

  「……。」

 

  於是男人笑了笑將餅乾塞入嘴哩,神奇的居然沒有因此而咬字不清:「或許我應該學著直白一點的。」他眨眨眼睛:「吶、是不是曾經想過呢,像是『這個世界越來越不了解我了』之類的?」

 

  「……如果你想利用這種中二發言促使我厭惡世界進而征服世界,很遺憾你失敗了。」

 

  「嗚哇,真令人傷心。」男人揩了揩眼角不存在的淚水:「再換個問題,你有沒有思考過,像是『我越來越無法理解這個世界了』之類的事情呢?」

 

  「你到底有多想激起我的厭世和挫敗感?唆使別人去當大魔王是你的惡劣興趣嗎?」

 

  「不不不,你不了解我。」男人身出食指晃了晃:「比起唆使別人去當大魔王,我的惡劣性格更頃向於自己當大魔王啊。而且,比起大魔王,我比較想要你成為愛麗絲呢。」

 

  「愛麗絲?」

 

  「沒有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愛麗絲哦。」男人指了指:「我來給你一只白兔子,所以,在全身的力氣都被榨乾之前,要拚命的追著它跑喲!」

 

  金髮男人勾起的美麗笑容,像是一個得到心愛玩具的孩子,充滿純真的狡詐與得意。

 

 *

  六道花無走出那個房間沒有兩步,一隻手就拍上了他的肩膀。

  

  「怎麼樣,花無?我們老大說了什麼啊?」

  來人是一位戴著眼鏡的高佻青年。穿著紫色的休閒襯衫,還有一條嘻哈風格的牛仔褲,褐色的皮帶上頭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銀飾,外頭則罩著一件科學家或醫生常用的那種白色大掛,這使得他給人的整體感覺有點不倫不類。

 

  「沒說什麼,倒是問了我一堆奇怪的問題。」花無拍掉對方自來熟的手,隨意舉了幾個例子:「像是有沒有思考過『假如自己是完美的就好了』或者『這個世界越來越不瞭解我了』之類的。」抓了抓自己黑色的短髮,花無的語氣多了一股埋怨:「全都是一些無法理解其意義的題目。」浪費時間。

 

  「然後呢?」白大掛青年揉了揉被拍紅的手,露出一臉感興趣的樣子問道:「你怎麼說?」

 

  「說我無法理解他的問題有什麼意義,事實上他的語氣讓我覺得坐在我面前的是個中二病患者,並且正在努力唆使我成為大魔王去毀滅世界。」

 

  「顯然你不夠了解我們老大,比起唆使別人去當大魔王,那個人的惡劣性格應該會頃向於自己動手。」看了看花無一臉抽搐的樣子,青年得意的一拍手:「啊哈,看來我猜對了?」

 

  「……你們老大很有自知之明。」抽了抽嘴角,花無評語。

 

  「那大概是他唯一的優點了。」吐槽了一句自家上司,青年催促:「比起那些,然後呢?進去那麼久,總不會一直討論要不要去毀滅世界吧?」

 

  「他要我成為愛麗絲──」花無頓了頓:「在這之前,你不覺得有些事情必須和我解釋一下嗎?」

 

  「嗯?」青年偏頭,露出明顯的困惑。

 

  「比如說,這裡是哪裡,還有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六道花無,今年十七歲。職業是普通的學生,成績既不優秀,也不是吊車尾,恰好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是容易被忽略的那一群。

  興趣,沒有。專長,沒有。要好的朋友,也沒有。

  做為一名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年,六道花無大概算是孤僻的那一種。父母師長這樣說:「花無啊,在這樣下去怎麼辦喲?沒有興趣,沒有專長,也不和同學一起出門玩,這個孤僻的樣子,出社會後會很難生存呢。」

  語調總是帶著濃濃的擔憂。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花無自己也明白,他的家境並不富裕,頂多只能算是小康,依靠父母過一輩子終究不現實。

  可是也僅僅是明白而已。

 

  興趣產生專長,然後專長產生興趣,這是個拆不開的環。然而花無,缺少了入口的鑰匙,型成這個環的材料。

  六道花無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興趣。三分鐘熱度或者沒有毅力之類的形容詞,更加貼切的大概是「自我禁止」這個詞語。

  每一次對一件事情或物品感興趣之後,便會有什麼特殊的聲音在心頭分泌出來,細細而堅決的告訴他「不可以」,接著,興奮的心情,好奇的心情,便會這樣慢慢地消失,回歸空白。

  六道花無對任何事情都「沒有辦法產生興趣」。

  儘管覺得有哪裡不對勁,這樣下去好像不行,卻也僅僅是這樣的程度而已。

  ──因為對於找尋答案「沒有興趣」呢。

 

  然後那一天。坐在天台的欄杆上,咬著合作社裡買的麵包,望向天空,再看向地面。

  校社有六層樓高,摔下去的話,大概會死掉。

  花無用視線測量著天空和地面的距離,幾秒後又放棄了這種舉動,畢竟得不得到答案對於他來說無所謂。

  就是這個時候。

  風,吹起了。

  狂風。

 

  「咦咦,新人嗎?怎麼會掉到這裡來啊?」

  恍惚的時候,聽見了這樣的聲音。

  然後再一次清醒的時候便在這裡了,貌似是在一個辦公大樓內,眼前的青年自稱森下涼也,說是好心的路人。

  剛睜開眼睛的時候花無還因為他太靠近了而反射性的揍了他一拳,力道很大,對方的臉頰到現在都還有一點紅。

  雖然自稱是好心的路人,森下卻沒有回答花無提出的問題。

  「見過我們老大以後再告訴你吧。」森下是這麼說的。

 

  「現在可以說了吧。」花無重複。

   

  「啊啊,那個嗎?可以喲!」森下瞇了瞇眼睛,輕快地答道。

 

 

tbc

 

下一節解釋環境(抹臉)

想個名字想不出來卡了兩節課啊,森下同學的名字(於是只好亂湊(咦)

反正只是配角(不對)

曖昧應該會有,不過呢不會有官配唷w

花無是少年不是妹子,看這個名字就可以知道我最近究竟被塞了哪一部漫畫(捂臉)

是說那一部我從以前就有看過不過那時候看不懂所以就沒有追了,沒想到現在去看發現那根本一個激情(?),果然世界不是缺少腐而是缺少發現麼(誤)

2012.12.22 九川千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水浪黑
  • 喔喔喔!千華的新坑,會好好關注的www

    感覺似乎是要來好好探討人生(?),但我莫名感覺到森下同學的杯具呢
    從京介老師就可以深刻感覺到千華的神奇腦袋(?)和寫文的功力強大到……讓我覺得好慚愧(很抱歉因為我砍了基綠那篇大半)

    另外可以偷偷問為什麼千華的噗浪會消失嗎?(根本就不是偷偷了)
    突然沒有看到千華讓我覺得好有數字有點……靈異?
  • 探討人生什麼的可能吧,其實這一部只是關於一大堆性格有問題(?)的人的故事而已w
    花無的興趣殘缺其實就是我的寫照啊(捂臉)對什麼都三分鐘熱度,唯一堅持到現在的就只有寫作而已(何等杯具
    森下同學?啊啊他大概是我第一個拿來杯具的角色沒有錯(愉悅臉(?
    環境介紹大概還要好幾節,因為要配合劇情進展……我會努力讓它不要那麼枯燥(捂臉死)於是森下同學炒熱氣氛就靠你了(誤
    噗浪麼,嗯,因為停用帳號了,要刪也刪不到人哦(踹
    只是我這個人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的低潮期又發作了而已(捂臉)預計大概寒假會回去吧,現在在用的是隱居號。可以加友哦如果你想的話,提示是鮮網專欄的「無水亭」。

    順帶讓我哀嚎一下吧,金毛老大同學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名字是因為我想不到啊,瞪了兩節課名字還是出不來何等杯具有沒有(哀桑

    九川千華 於 2012/12/23 22: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