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這裡是我的工作單位,如果能留下來不要忘記來找我。會泡一壺好茶給你哦!」

 

 ───────

  「歡迎來到『狹縫之間』!」

  站在明亮的大廳中央,森下舉高雙手做出萬歲的姿勢。

 

  這個大廳和普通的飯店大廳很像,水晶吊燈,高級地毯,牆柱的地方還放了幾個花瓶或裝飾畫。因為空間很大,所以即使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整體感覺卻不算是壅擠。

  森下身後有個服務台,服務台上方有個中國風的布幅,寫的就是「狹縫之間」。

 

  「……哦。」

  「咦為什麼這麼冷淡!因為我沒有在開頭加上噹噹噹噹嗎?」

 

  「你想太多了。」花無微微皺眉:「狹縫之間是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哦。」森下放下雙手,表情變得稍稍正經起來:「這裡是光與影的夾縫,直白點說的話就是陽世和陰間之間的世界。而這棟辦公大樓,就是『狹縫之間』,是神明在這裡的辦公處喔。雖然有個叫做奈何的官方稱呼,不過據說會影響大家的心情,所以只有在非常正式的時候才會這樣叫。」

  頓了頓,想到了什麼似的,森下「啊」的一聲右手握拳敲擊左手掌心:「對了,還有考試,我居然差點忘記了。」

 

  「考試?」

  「所有的亡靈來到這裡都必須接受考試,判斷你的各項數值,成績好的話說不定有機會留下來成為這裡的員工哦,不過名額很少,所以每一年的大家都搶得星風血雨頭破血流,畢竟輪迴什麼的很辛苦嘛。」像是在懷念那樣的景像,森下嘖嘖幾聲:「總而言之,就是決定你接下來要到哪裡去的重要考試。唔,我記得一樓的服務台可以辦理的──」拉著花無,森下發現對方猛然回神似的微微一顫:「怎麼了,花無?」

 

  「你剛剛說,亡靈?」在解說裡只注意到這個詞,花無臉色複雜。

 

  「嗯?你沒有注意到嗎?」森下愣了一下之後輕笑了出來,多了點邪氣的味道:「你已經死掉了喔,六道花無君。」  

 

 *

  你已經死了。

  

  乍聽之下沒有感到驚訝是假的,畢竟任誰突然被這樣說了一句,第一秒的反應都是「你在開玩笑」吧,可是他只驚訝了那麼一下子就恢復過來了,甚至是帶著微妙的心情接受了它。

  說到底,其實花無有關於自己死亡的記憶。

  坐在天台欄杆上咬著麵包,然後突然起了風,接著自己似乎就那樣子被風掀了下去,仔細想想的話,花無還能夠說出墜樓時那種失重的感覺,墜落的速度引起的風刮得他臉頰生疼,不過他也沒能想太多,六層樓畢竟不高,從人變成肉餅的時間用不了太久。

  

  「……原來如此。」於是花無的反應依舊很平靜。

  「為什麼這麼平靜!這樣我不就不能夠好好的安慰你了嗎?」森下抗議。

  「你在期待什麼樣的情節啊?一哭二鬧三上吊嗎?」花無不吝嗇的給了森下一個白眼:「那種事情我是不會做的喔,做了也對現在的情況沒有幫助吧。」

  「原來你是現實主義者嗎?這樣的評論真是特別啊。」森下聳聳肩:「一般來說亡靈得知自己死了,都會嚷嚷著有什麼願望還沒完成之類的--」

  「願望之類的沒有,如果要說遺憾的話倒是有一個。」打斷了對方的話,花無這麼說道。

  「是什麼?」森下挑眉。

 

  「抹茶口味的蒸糕味道還不錯,死掉以前沒有吃完真可惜。」好歹也是死前的最後一餐,沒吃到也就算了,最過分的是吃到一半就死掉的。

 

  森下抽了抽嘴角,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無力:「你啊,該說是奇怪呢還是可怕呢……」

  一般來說,來到狹縫之間的亡靈都會有所執著,或者該換個角度說,世界上沒有執著的亡靈其實很少。有了兒女的死亡後會掛念兒女,有了女友的死亡後會想著女友,就連足不出戶的宅居族玩電腦到死掉了也會想著自己還沒有破關。無論是誰,死亡之後都會想要回陽世看一看。

  可是花無沒有。

  他甚至沒有提過自己的家人,唯一關於陽世的念頭是沒有把午餐吃完,而且還不是執念,只是遺憾。

  六道花無的心似乎沒有慾望,乾淨到令森下涼也覺得有些可怕的地步。

  

 

  「怎麼了?什麼奇怪可怕的?」因為對方聲音很小,所以六道花無沒有聽清楚。

  「沒什麼。」森下沒有繼續這個話題的意思,拉著花無繼續往服務台的方向走,「走走,辦理考試的手續吧。」

 

 *

  聚集在服務台處的人很多,他們花了一點時間才擠進去,辦好手續,拿到准考證,並且因為方才沒有聽見,森下又將考試的目的再和花無解釋了一遍。

 

  「也許以後你會成為我的同事也說不定。」森下笑了笑:「這裡是我的工作單位,如果能留下來不要忘記來找我。會泡一壺好茶給你哦!」

  他從腰後拉出被白大掛遮住的黑色尼龍繩,上頭掛著的是識別證。白底黑字,邊框是粗細交成的花邊。

 

  不過雖然是識別證……

 

  「……『灰姑娘』?」花無唸出來的字佔據了整張識別證的三分之二。「還有這種病嬌少女風格的花邊,森下君你──」

  「哇哇哇哇!不是那邊!右下角!看右下角啦!」接收到對方的古怪眼神,森下涼也立刻澄清:「還有那個灰姑娘和花邊什麼的全部都不是我的興趣啊!那是做這個識別證的傢伙──!」

  「什麼都不用說了,我懂的。」

  「你懂了什麼失禮的事情啊喂!」

 

  識別證上的『灰姑娘』三個字右下方,有一行小了三分之一的字體:「淨洗部 特別助理 森下涼也」

  

  「啊啊就是因為這樣子我才把這個掛在腰後的!可惡,有時間我一定要去把這張識別證換掉……」

  低聲抱怨了一句,森下放手讓識別證彈回腰後,檢查過衣服確實蓋住它之後,他指向不遠處人群聚集的地方。

 

  「忘掉剛剛看到的那三個字然後滾去集合啦!場地在那一邊!」氣急敗壞的推了推滑落的眼鏡,森下補上一句:「祝你好運!」

 

tbc

 

杯具完森下同學心情舒暢。(不對吧

下一節的考試我可以直接搬獵人的嗎(不可以#

 下一節繼續背景介紹,順便把01提到過的金毛名字搬出來(我終於想到他的名字惹真是可喜可賀(?))

考試過程預計應該沒有那麼快結束,不過也不會很久。最少一節最多兩節吧哈哈w(哈泥煤

 

2012.12.23 九川千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空
  • 喔喔我覺得森下同學好可愛(掩面
    花無君神強!!
    抹茶口味的蒸糕我也想吃~
  • 可愛麼www?
    可惜他接下來就要被稍稍的冷藏一段時間了,至少到考試結束前都不會出現www
    花無其實只是興趣缺失而已,對什麼事情都沒有好奇心……(?)
    抹茶口味的蒸糕其實是我喜歡的(捂臉)之前在YAMASAKI買到過wwww

    九川千華 於 2012/12/24 21: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