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非常討厭又非常喜歡的東西,你會怎麼處理它呢?

 ───────

 

  那是一種近乎要燒毀掉自己理智的情感。

 

  「為什麼要回來呢?喂,既然已經拋棄了,為什麼現在還能夠這樣假裝什麼都沒發生的回來呢?」

  黑羽真名流下了淚水。不只是惱怒而已,更多的是一種不甘心、難過,以及壓抑的──是了,被叫做「委屈」的情緒。

 

  體會過那種感覺嗎?啊啊、一定沒有辦法吧。因為毫不在乎離去的那個人是你啊。

  明明說過的,你會一直和我在一起。

  可是毫不留情的、放開了我的手的人,也是你。

  ──如果你不在乎的話,那麼我也不要在乎就好了。

 

  非常討厭又非常喜歡的東西,你會怎麼處理它呢?

  看見的話會感到痛苦,所以,只要就不要看見就可以了。

 

  「用這把凌無的箭矢,狠狠地刺穿你的心臟。」黑羽的動作快到看不見,眨眼之間就是幾道白影電光似的襲來。「這一次,一定要牢牢的把你釘入最深的地獄裡──!」

  

  「花無!」消來不及阻止,距離太遠,他的絕對保護範圍沒有那麼廣。現在要過去的話也來不及了,長弓狀態的凌無箭矢,速度可是堪比麒麟。

  那樣的威力,沒有力量的亡靈硬接的話,大概整個身體都會碎成粉末,雖然在狹縫之間裡能夠恢復,但是誰也不知道肉塊重組需要多久的時間。就算是自己,沒有防備的狀態下承受這一擊,少說也得斷條手臂。

  

  

  六道花無看著朝自己而來的光。

  非常耀眼的白光,混合了天地的靈氣,充滿力量。他沒有想過要怎麼擋下它,事實上,他連想要擋下它的意願都沒有。

  如果要說為甚麼的話──

 

  「傻小真,」

  白光發出轟隆的聲響撞上了花無向前攤開的手心,像是一道天雷青與白交錯,啪滋啪滋的聲音沒有停止。

 

  「我創造的凌無,是沒有辦法攻擊我的啊。」

  隨著花無的聲音,光芒逐漸減弱了,轉換成一道溫和的光團。

  銀白的箭矢像只貓,乖順的躺在花無的掌心。

 

 

  「什麼……」因為眼前的發展瞪大了雙眼,但是黑羽很快地想起來了。

 

  對了,凌無是「那個人」的東西啊。

  是自己成為「黑無常」的時候,「那個人」送給他的祝賀品。

  

  一瞬間空氣寂靜了。

  

  花無慢慢的走到他面前,蹲了下來。

 

  「這個時候應該要說什麼好呢?」花無嘆氣:「吶,還給你。」

 

  銀白色的箭矢閃耀著美麗的光澤。「那個人」動用各種管道弄到手的珍稀材料,一點一點打磨而成的箭矢,一共二十支,外加一把能夠變換成弩的長弓。

 

  黑羽愣愣的接過箭矢,碰觸到指尖的剎那消失了。

 

  「收起來了?」花無問。

 

  「……嗯。」黑羽反射性的回答。

 

  「那就好──唔,那個,我不太會說話,」花無有點不安的抓了一下頭髮:「那個啊……以前的我對你做了什麼事情我不知道啦,但一定是很過份的事情吧?讓你氣到那個樣子攻擊我的地步。」

  花無做了幾個自己也不曉得意思的手勢:「雖然由現在的我來說說不定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但是……真的很對不起,小真。」

 

  「這樣……呢。」黑羽發現自己的臉頰上冰涼冰涼的,「奇怪……」

 

  明明沒有成功。

 

  那個討厭的傢伙還在自己眼前晃蕩,眼淚不曉得什麼時候流了下來。

 

  可是──可是,他卻已經沒有這麼難過了。

  在那一句「傻小真」之後,在自己瘋狂的攻擊過後,長久以來的委屈還有那些鬱悶的情緒,終於一掃而空。

  只是三個字而已,為什麼能夠有這麼大的力量呢?

 

  「『小真』?」黑羽問。

 

  「啊啊那個是、剛剛突然莫名奇妙講了一些很奇怪的話吧?我創造的東西什麼的……」花無解釋:「雖然是不知不覺中說出來的,不過因為感覺很順的樣子就繼續這樣叫了,不可以嗎?」

  

  「……什麼啊,你沒有想起來啊……」

  

  「什麼?」聲音太小而沒有聽見。

 

  「你的道歉我不接受。」黑羽轉過身,手中的銀白色長弓發出輕微的啪消失,花無知道那是表示不再攻擊的意思。

  「要道歉的話,先給我把事情想起來再說啊混蛋。」黑羽真名的臉色因為背對著而看不清楚。「還有──稱呼什麼的,身為黑無常也不應該那麼小氣,所以就隨便你叫了。」

 

  「這是傲嬌了吧膽小鬼黑羽。」一直默不作聲的消吐槽道。剛才看見花無硬接攻擊還真是差點把他嚇飛半條命,雖然最後花無沒有受傷……不過黑羽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並不能一筆勾銷,小小的報復一下無所謂吧。

  

  「你叫誰啊!想打架嗎?」膽小鬼這三個字一直是黑羽的傷,任誰被突然戳那麼一下心情都不會好,黑羽真名立刻轉過身來瞪著抱胸站著的消,手裡隱隱約約出現電光。

 

  「誰承認就是誰囉。」消挑眉,也是一臉挑釁。

  

  花無皺眉,才剛要阻止,一個熟悉的聲音卻搶在他之前說了。

 

  「好了好了,兩邊都夠了吧。這樣吵下去,會把我們親愛的愛麗絲嚇跑喔。」

  隨著兩聲拍手,金髮的男子這麼說,然後他轉身,對著花無伸出手。

 

  「上一次忘記說了,歡迎回來……不,應該是『初次見面』,六道花無君。」

 

 *

 

  「歡迎來到『狹縫之間』,我是這裡的最高負責人,奈何廳的奈何。」和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一樣,金髮的男人臉上依舊是那種玩世不恭的表情:「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問題想問我,在此之前先來盤餅乾怎麼樣?我最喜歡的藍莓口味喔。」

   

  丟下消和黑羽直接將人綁回來,在同樣的辦公室裡,名為奈何的男人從桌子下拿出了一盤餅乾。

 

  六道花無這一次沒有拒絕,伸手拿了一片,卻沒有吃。

  

  「感到疑惑嗎?」奈何問:「關於小黑羽的事情。」

 

  「不,並不會……」猶豫了一下,花無回答道:「有一瞬間是的,但是後來就沒有了。」

  因為對於答案「沒有興趣」。

 

  「因為你不想知道?」

 

  「因為知不知道都無所謂。」

  

  「為什麼?」奈何的語調誘導,「你不想知道『自己』的事情嗎?那個時候的『自己』究竟做了什麼樣的事情?小黑羽的脾氣以前可不是那個樣子喔,雖然一樣是個不可愛的傲嬌。」

 

  「我…會覺得很抱歉。」花無皺眉:「但是,也只有這樣而已。」

  看見那時候即使流淚也堅持著要送他下地獄的黑羽,六道花無的心裡確實存在著愧疚感。但是也僅僅是如此而已,他感到抱歉,能夠輕易的說出對不起,可是,他對過往的自己做了什麼一點興趣也沒有。

  這樣的道歉也會令人覺得沒有誠意吧,畢竟現在的自己什麼都不知道,未來也將繼續下去。

 

  興趣產生動力,動力產生興趣。但是他好像從一開始就缺失了這一部分一樣。

  無論是什麼樣的事情,他都沒有辦法產生興趣。就算偶然有了,也只能維持短暫的一小會兒而已。

 

  「『興趣缺失』加上『自我禁制』。」奈何哼道:「還牢固的──讓人不爽啊。」

 

  「你討厭我嗎?」花無問道。自己的孤癖性格並不討喜,從以前他就知道。

  因為沒有興趣,所以他很少會有主動去做的事情,反而是聽從命令比較多,甚至被暗地裡說過「比起人類,更像是個機器人」這樣的話。

 

  「沒有收藏家會討厭自己的收藏品。」奈何說:「儘管你這傢伙從以前在某方面就挺混帳的──不過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一想到受害者不是只有我一個心情就會舒爽起來。」他拿起玻璃茶壺,倒出一小杯錫蘭紅茶。

 

  「收藏品的比喻真令人不愉快。」

 

  「你都說了只是比喻不是嗎?」金髮男人笑了:「那麼,興趣缺失的六道花無君,要不要試試看?」

 

  「什麼?」這個話題是不是跳太快了?

 

  「存在於狹縫之間的人,有一大部分和你一樣都是『缺失者』喔。」奈何說道:「之前就說過了不是嗎?『我來給你一只白兔子,所以在全身的力氣都被榨乾之前,要拚命的追著牠跑喲』。」

 

  花無愣住了。

 

  奈何一口氣喝光了茶水,心滿意足的開口說道:「如何,要不要留在『奈何廳』裡做特別助理呢?這個可是一直以來,特別為你留下來的位置喔。」

 

 *

 

  「這個識別證還真是惡趣味啊。」

  花無正在翻看剛剛發下來的識別證。粉紅色的夢幻藤蔓邊框,中央的「愛麗絲」三個大字占據了整張識別證三分之二,真正重要的所屬單位和名字則是小小的標示在右下角,寫著「奈何廳 特別助理 六道花無」。

  順帶一提那場考試最後不了了之,奈何說花無根本不需要通過測試,只要他這個最高BOSS同意就行了──這種言論讓花無稍微擔憂起了狹縫之間的未來。

 

  「對吧對吧,所以說了這根本不是我的問題嘛。」

  因為奈何廳的辦公室門不知道為什麼不見了,森下涼也就省下了敲門的步驟,一手一疊公文直接踏了進來。

 

  「不能夠換嗎?」花無問,這樣的識別證一點也不想要配帶在身上啊,難道他也要用衣服遮起來?

 

  「可以換花邊。」森下小心翼翼的跨過地板上一疊又一疊的文件,一邊這麼說道:「不過是隨機的,也許會抽到更糟糕的樣式也說不定。」

 

  「如果還有比這種更糟糕的……」花無接過一疊公文,在辦公桌上挪出一個空位放好。

 

  「曾經有人抽到過畫滿了裸體小蘿莉的樣式喔。我的建議是收在口袋裡,要用的時候再拿出來。」

 

  「是嗎,那就這樣做好了。」

 

  「喂喂,竟然無視掉最偉大的BOSS自己聊起來了!」奈何抗議。「還有識別證放在口袋裡的話不就失去了原本的意義了嗎?識別證就是要給別人看到的嘛,要別在最外面的衣服上!不可以遮住!這是規定!」

 

  「這是新規定嗎?之前和識別證相關的規定只有『每一張的樣式越華麗越中二越好而且不可以重複』而已吧?」

  森下轉頭向花無解釋:「因為這樣,後來的識別證就越來越詭異了──順帶一提這一條也是奈何老大定下來的。」

 

  「原來始作俑者是這傢伙嗎!」

 

  「什麼始作俑者啊?我只是讓整個狹縫之間充滿生氣而已,白底黑字死氣沉沉的多難看啊,看了就心情不好!」奈何哼哼。

 

  「的確,自從奈何老大下了這個命令以後不只是配帶的人充滿『生氣』,就連負責製作的人也很『生氣』……」因為製作的人沒有辦法眼不見為淨。

 

  「森下你閉嘴。」

 

  森下涼也在唇邊做了一個拉拉鍊的手勢,偏頭朝花無聳聳肩,從文件堆裡拿出了一份看起來很厚的資料夾。

 

  「這是什麼?」

 

  「你的房間喔,來挑一下你喜歡的樣式。」奈何抽出裡面訂好的紙頁翻動著,上面有好幾種不同樣式的房間圖片。

  

  「房間的話最簡單的就可以了。」整理著凌亂文件的花無說道。

 

  「那麼就我幫你挑囉?」不知道為什麼奈何的語氣似乎很愉快。

 

  「還是不要這樣比較好,不要忘記了識別證。」森下提醒。

 

  「所以說森下你閉嘴啦!而且你為什麼還在這裡啊?」

  

  「只是來送文件的而已。」森下攤手:「順帶提醒一下花無以免他一不注意被奈何老大拐走了。」

 

  「講得好像我是路邊拿棒棒糖拐小妹妹的怪叔叔。」

 

  「不是嗎?」森下挑眉。

  不過對方都這麼明顯的下逐客令了,稍微整理送過去的文件以後,他拍拍花無的肩膀,便轉身離開了奈何廳。

  

 

  「抱歉,我改變主意了,果然還是讓我自己挑吧。」如果讓這個人挑的話,他一定會挑最華麗最中二的樣式,畢竟是自己以後要住的地方,還是自己挑比較安心。

  想起了這點的花無立刻抽走了那份資料。

 

  「你到底有多不信任我?」奈何不滿。

 

  「如果你能答應我不挑粉紅系不挑少女風不挑公主類──」

 

  「你對那些類型有什麼偏見啊?甜甜蜜蜜的粉紅色不好嗎?充滿幸福感。」

 

  「你堅定了我要自己選擇的決心。」也沒有猶豫多久,花無很快選好了一套普通的淺綠色房間,發現這份資料的最後面還有辦公桌椅的樣式,於是也一並選好了同一款式。

  

  「好無情啊。」奈何假哭:「為什麼你們都不了解我的心意呢?」

 

 

  「另外,奈何大人……」翻轉著識別證,花無幽幽的說。

 

  「我不會收回那個識別證的命令喔。」奈何搶先一步。「還有房間樣式就算了,但是你要和我住,等一下我會讓負責的人直接把門蓋在這裡。」

 

  「不要不顧別人的意見就擅自決定……算了。」因為對方大概不會聽進去,花無很快的就放棄了在房間地點上的爭執,至少他不用住粉紅色少女風格的房間。

  「比起識別證的事情,我更想知道為什麼會有一堆文件啊?明明之前沒有這些東西的。」六道花無看著滿地的文件堆嘆氣:「難道說,你以前都沒有在工作嗎?」

 

  「好過份啊,工作什麼的當然有啊。」奈何不滿的說:「我的工作就是指揮好下屬。」

 

  「那就是沒做吧!」

 

  「多多少少還是有做啦。」奈何從辦公椅上站起身來,揮了一下右手,原本佔據了滿地的文件堆便清楚的分成了兩堆。

  其中一邊的數量稍微多一點。

 

  他指著稍微少的那一邊,「這些是我的沒錯。」然後是另外一邊,「不過,這些不是我的份喔。」

 

  「欸?」

 

  「那些全部都是特別助理需要處理的部分。」

 

  花無看著那些占據了四分之一個辦公室的文件堆,沉默了。

 

  「加油吧?我親愛的愛麗絲。」奈何的聲音裡充滿的大概是幸災樂禍。

 

 

 

tbc

 

背景和主要人物的出場差不多了,準備接下來開始搞笑……對不起,我是說走輕鬆風格。

到這裡的總字數大概一萬九千多字左右,從來沒有寫過這麼長的呢,人的潛力果然是無窮的--還是我果然廢話太多?

總覺得有種劇情歪掉的感覺,從頭讀了一遍感覺好像有哪裡怪怪的。唔,果然我還是去寫個大綱吧(原來以前都沒有寫嗎)

下一章節開始準備個小事件讓花無解決,畢竟標題是【花無事件記錄簿】嘛,重點就是事件啊事件!不過這一回就是個小事件而已。

原本預計要讓兄長大人在後面一點出現,不過第四節最末端不小心把兄長大人端出來顯擺了(糟糕),於是這個小事件裡可能會有兄長大人的出場這樣。不過鏡頭也不多,事件主角不是他嘛。

 

感覺第一節那樣子的開頭有點僵硬啊?一開始是不是要輕鬆點比較好呢……一邊思考著這種事情準備開始寫大綱,希望情況不要糟糕到敲掉重蓋的地步,那樣不只讀者會哭(並不會),我也會哭的……

預計要用十二節到十五節完成【狹縫之間】然後突入chapter2,以後一節的字數大概四千上下吧,不管怎麼說,希望狹縫之間完成的時候字數達到六萬字啊。

那可能是沒有辦法達成的夢想吧。

 

 

2012.12.31 九川千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空
  • 不,我真的會哭的(正色
    森下同學好讚www原來我之前忘掉的人就是你呀?
    說出「傻小真」那段話的人...
    就是一直提到過的「那個人 」?
    嗯,小真的確是傲嬌ww
    從灰姑娘到愛麗絲....
    奈何大人你的品味異常是否?
    千華醬之前都沒寫大綱嗎?
    好厲害!!沒寫大綱還可以寫成那樣!!(到底哪樣
    古典美人兄長讚bbbbbb
  • 應該不會改動太多啦……大概(這種不確定的語氣究竟是……)
    森下同學真的會哭的喔XDD,因為兄長大人的出場確定也許會讓森下君的位置向後延也說不定……導演我准許你下戲之後的便當可以加顆滷蛋(咦)!高興吧森下君!!(奈何語氣也稱中二語氣(不對)
    奈何大人的品味問題,也許是真的有問題這樣?其實這是狹縫之間幾百年以來無解的謎(?)
    因為沒有寫大綱所以歪掉了啊,我懺悔嗚嗚嗚(夠了)
    「兄長大人」這樣的稱呼不覺得很讚嗎?啊啊不過他也是個另類的變態(被凌無射死)
    --不過還是被小黑羽打從心裡愛著!
    為什麼這個故事裡到處都是變態呢?(思考)

    九川千華 於 2012/12/31 16: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