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數:2202

  

   分類:稻妻

 細分:獵人與貓>狩蘭。

 

 

 

  「如果前輩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就不會這麼說了吧。」

 

  狩屋正樹對他這麼說的時候是黃昏,遠方的太陽已經隱沒了一半,但那樣的光線依舊太刺眼,霧野微微瞇著眼睛,有那麼一瞬間以為自己要流下淚來。

 

  抓著背帶的手緊了緊,他聽見自己平穩的聲音:「那麼,你現在在想什麼,狩屋?」

 

 

 

 What are you thinking

                                                         CP:狩屋正樹X霧野蘭丸

 

 

 

 

 

 

 

 

  藍綠色短髮的少年微微偏頭,逆著光的表情模糊不清:「在想──」

 

  那樣的平靜聲音在霧野耳裡放大,帶著嗚嗚叫著的虛無,旋轉猙獰著要吞沒世界。

 

  「──在想,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卻能說出這種話的前輩,真是令人厭惡吶。」

 

  語音落盡的時候陽光完全消失在地平線上,濃重的夜色迅猛的占據天空,月光透了出來,溫溫和和,清清冷冷的,伴隨著小聲而清晰的聲音。

 

 

  「……噁心。」

 

 

 

 *

 

 

 

  神童拓人收到消息的時候差點把口中的奶茶全部噴出來。良好的家庭教育結果自然沒有令這種行為發生,他反射性的把口中的液體全部吞下,然後嗆得連連咳嗽。

 

  「咳、咳咳……」抓過水杯喝了幾口順了順氣,感覺舒服許多的神童再次開口確認:「你剛剛說了什麼,霧野?」

  

 

  「唔,你是指我要念的高中離這裡有段距離這件,還是我要和狩屋同居的這件?」相比青梅竹馬的狼狽像,霧野蘭丸顯得從容而不在意。

 

 

  於是面對十分淡定的好友,神童有種錯覺好像自己反應過度了,不過細想一下態度不正常的也許是對面那一位才對? 

 

  「沒記錯的話,狩屋他……咳,不是你之前……嗯…咳…的傢伙嗎。」神童做了幾個他也不明白意義的手勢,試圖選擇一些比較不會傷到對方的詞彙表達自己的意思,不過顯然讓句子變得有些語無倫次了。 

 

  在神童看來,霧野和狩屋將要同居的這件事情未免有點不可思議。畢竟狩屋那傢伙可是在半年多前狠狠拒絕了霧野的告白啊?據說用的還是很侮辱性的詞彙,他可沒有忘記霧野那天是怎麼樣強撐著笑容跑到他家來借宿的,晚上還偷偷的在浴室哭得唏哩嘩啦,後來整整一個月霧野都沒有和狩屋對上視線過,之後也是能無視掉對方的存在就無視掉,連天馬那個天然都發現了不對勁。

 

  老實說神童覺得霧野就算一輩子無視掉狩屋那個死小孩都不奇怪──他一點都沒有料到過了半年,兩個人會突然間殺出一條同居關係。這算什麼,其實半年前的那個分手劇情只是搞笑的嗎?

 

 

  「噗哈!」咬著吸管的霧野發現自己的青梅竹馬似乎誤會了什麼,那一臉糾結的樣子讓他忍不住笑出聲來:「什麼啦神童,為什麼那個表情啊?你想到哪裡去了,只是很單純的同住一個房子而已喔。因為那個地點離我和他的學校近,價格又有點高,兩個人分擔剛剛好,只是因為這樣才打算住在一起的啦。」

 

  「诶?不過──」神童微微皺眉。

 

  「嘛,一直低沉下去也不行啊?已經過了半年嘛。」霧野搖搖只剩下冰塊的飲料杯:「現在我對他,只是普通的學長學弟而已啦。」

 

  什麼已經過了半年,是才過了半年吧。 神童拓人有點無力,情傷這種事情是這麼容易恢復的嗎?一般來說不是要過上一年甚至更久直到下一春之類的──好吧他也許是小說看太多了。

 

  看著霧野掛在唇邊的笑容,神童默默的告訴自己也許不用太過於擔心,畢竟從小到大,自己這個青梅竹馬可沒有哪點稱得上是脆弱。

 

 *

 

  一開始提出要不要同居的人是狩屋。

 

  那個時候他剛剛決定好要去哪一所高中上學,正在煩惱究竟是要花昂貴的交通費通車,還是乾脆搬到外面住,桌上疊了好幾張的套房廣告,有些上頭打了叉,有幾張上面打了一個勾附帶潦草的再考慮三個字,他轉著紅色原子筆,懊惱著不是價格好的地點不好,就是地點好的價格高,這年頭學生租屋怎麼這麼難找。

 

  就在自己煩惱著要不然多兼一份打工攢點錢之後再考慮,狩屋出現在自己眼前,手中拿著的是他猶豫了好幾次最後還是帶著遺憾打上叉的廣告單。

 

  「前輩,要不要一起住?」狩屋這麼說。

 

  因為監護人的關係,狩屋必須轉學念完國中,而那所國中正確來說是附中,是霧野將要就讀的那所高中裡頭附設的中學。

 

 

  霧野只猶豫了短短一秒鐘就說了聲好。雖然眼前的傢伙讓自己有過很不愉快的回憶,但是那間套房的確是自己想要的,價格上兩個人負擔剛剛好,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和自己過不去?這一年忍一忍,多兼幾份差,然後就能有能力找更好的房子搬出去,狩屋什麼的,無視掉就可以。

 

  雖然那個時候是這樣想的,可是當真正要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他還是有點怯步。

 

 

 

  「前輩,歡迎回來。你的東西都在那一邊喔。」拿著美工刀一點一點劃開膠帶,比他早一步來到新房子裡的狩屋正在整理自己的物品,聽見開門的聲音,伸手指了指堆在另一面牆下的好幾個紙箱。

 

  「知道了。」瞥了一眼專心動作的狩屋,霧野走進房間放下自己的隨身背包,拿出一把剪刀也開始拆箱子。

 

 

  新房子高度有一層半。兩間內有小浴室的個人房,還有一間廚房,挑高的客廳一邊有個木梯,斜斜連接著小閣樓,閣樓正對著一扇天窗,夏天的時候,是能夠看見星星的好位置,當初就是因為有天窗而喜歡它的,雖然對於星象他沒有一點研究,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喜歡星空的心情。

 

  因為是新房子,屋子裡頭並沒有多少家具,只有個人房間裡頭的衣櫃與玄關的鞋櫃,因為東西少,房子顯得有些空曠,不過相信很快就會擁擠起來,畢竟他最少要在這裡住上一年多,還有很多東西需要添購,自己的物品也不少。

 

  從家裡帶過來的除了日常用品,霧野還帶了不少雜物,小時候常常被說是女孩子的關係,他特別喜歡收集男孩子氣的東西,好比一些模型,或者是印有骷髏圖案的黑色襯衫,彷彿可以利用這些物品體現自己的男子氣概。

 

  拆開第七個箱子,從裡頭拿出一個藍色抱枕時,霧野偷偷瞥了一眼狩屋的方向。

 

  和霧野的物品相比,狩屋的雜物數量也意外的多,不過,大部份都是書籍。厚的薄的,不只是足球相關的,似乎還有外國翻譯文學,以及一些本國的散文著作。

 

  這傢伙會看這種東西? 霧野感到些許不可思議,在足球部裡狩屋一向是大喇喇的性格,愛惡作劇,嘴巴又毒,很難想像他居然會喜歡讀書,尤其那些書還不完全是足球雜誌。

 

  也許他說的沒錯,他從來沒有真正的懂過狩屋正樹這個人。 腦海中一瞬間劃過這樣的思緒,霧野蘭丸眼神微微暗了暗,然後甩甩頭,告訴自己不要再想那些事情。

 

 

  不是告訴過自己什麼都不要再想了嗎?現在的霧野蘭丸和狩屋正樹,只是學長和學弟而已。現在是,未來也會是。

 

 

 

 

 

 

tbc

 

 

結尾想好了,難產的是過程……嗯。(?

預估字數可能又會到一萬字上下吧……不一定。

 

寒假開始以後會以【狩蘭】What are you thinking、【自創】花無事件記錄簿、【赤黑】You are my world這三篇為主軸更新。

 

 

2012.11.26 九川千華

 

註:這裡的時間是初次發表(草稿流)的時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