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與七個囚犯》仿作。

#妄想片段衍伸。人物ooc應該有。

 

 

  

  沒有見過那個景色的人是無法明白的。 實瀏玲央如此想道。

  他是那場儀式的唯一一個見證人,親眼見到那個赤髮少年低首,向年幼的天空色孩子宣誓忠誠,實瀏第一次看見赤髮少年露出如此溫和柔軟的表情。

 

  天空色的孩子在哭泣。淚水不停地滾落,他緊緊抓著赤髮少年的衣角,張口似乎說了什麼,然而什麼聲音都沒有傳出來。

  少年卻聽懂了。他溫和地笑了笑,握住那孩子的手。

 

  「錯了呢,在顫抖的是我的手喲。」他這麼說:「離不開的人是我,就像魚不能沒有水一樣,所以──」

 

  赤髮少年在那孩子額上輕輕印下一吻。

 

  「──我一定會回到你的身邊。」

 

 

  沒有見過這個景色的人是無法了解的。 實瀏玲央如此想道。

  那個人將自己所有的溫柔都給了那孩子,連自己的那一份都沒有留下。

 

 

     黑子殿下 與

            七個囚犯

                         CP:赤司征十郎X黑子哲也

                        副CPALL(全員)X黑子哲也

   

 

[1]

 

 「只有死人才不會說話。」

 ───────

 

  火神大我正在經歷他一生中最大的轉折點,這是一場冒險。他以後會經歷更多更瘋狂的事情,但他現在還想像不到──他貧乏的想像力和承受力,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已經達到了極限。

 

  「你沒有選擇。」大概十七、十八歲左右的赤髮少年手拿一把銀色的掌心雷,向火神的腰側頂了頂,語帶威脅:「動作快點。」

 

  火神搬下了沉重的金屬板,無語望天。

 

  他想他一生當中最大的錯誤,就是撿了這傢伙回來。這年頭好人有好報已經不流行了,他一個順手,撿回來的不是人,而是一個披著良民皮的超級大麻煩。

 

  赤色的短髮,異色的瞳眸,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隱約能看出它原來是件質料上好的制服,除了自己的名字和一些奇怪的技能,名為赤司征十郎的少年還失去了所有的記憶。

  

  赤司無意間散發出來的氣質和氣勢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樣──像是天生的上位者,這種人通常在任何情況下都能保持鎮靜。

  可是火神卻直覺的感覺到赤司的焦慮,在發現自己失憶後隱隱約約流淌在周圍的不穩定感,那些記憶似乎很重要,使得赤司幾乎是急切的想要想起來。當然,表面上,赤司隱藏得很好。

 

  但是這完全無法構成大半夜拿槍逼著他一起闖進第二區基地內部竊取機密資料的理由啊喂!不,姑且不論這樣的行為對於恢復記憶有什麼幫助,火神大我撓著牆:要去你自己去就好了啊!順手打暈帶走他是怎麼回事!他只是個守法的好公民,鑽通風口闖基地偷資料那種舊時代電影情節完全不適合他啊!他又不會說出去不需要帶著他跑吧!

  

  火神很想對著赤司大吼,大概是看出了火神的不滿,赤司輕輕撇了他一眼。

  「只有死人才不會說話。」

 

  於是某人閉嘴了。

 

 

  對於赤司征十郎來說,之所以會拉上火神,只是純粹因為他需要一個苦力。

  

  睜開眼睛的瞬間,重要的東西丟失了。這讓赤司的心情一直處於糟糕的狀態,他甚至不曉得自己忘掉的是什麼,又是為什麼忘掉的,這種不在控制內的感覺很差。

  他似乎只是睡了長長的一覺,身上沒有什麼傷口,只有衣服留下在河水裡泡爛的、或許還被什麼飄流物勾破的痕跡,記憶也沒有什麼大段的空白,他記得自己從小到大的所有事情,第一次組裝槍械時候的情景,第一次戰鬥的時間,他記得自己來自這個國家目前最高的執法機關「都廳」,甚至隱約記得自己好像是站在某個河畔,因為沒踩穩而落水的。

  這段記憶可以說是完整得找不出一絲縫隙,可是赤司就是明白,有什麼不對了。  

  就像在一片風景上破了個洞,即使用最真實的畫補上了缺口,那也依舊是幅畫,不是真正的風景。

  ──所以他對火神說,他丟失了「所有的」記憶。

 

  理智一旦做出判斷,剩下的便是執行了。給自己的記憶上頭打上一個不可完全相信的標籤,赤司開始調查自己。破得有些不像樣的衣服是在這個地區看不到的上等質料,衣領內側畫了幾個不知意義的符號,因為浸水和破損而有些模糊;然後在破了個洞的暗袋裡,他找到了一個小盒子,盒子是由防水防火的堅固金屬材質製成,裡頭放置的東西是一把銀色的掌心雷,握柄上頭畫了一個和衣領內側相似的符號──赤司注意到這個符號和這個區域中基地上插的旗子上畫得很像。

  掌心雷裡並沒有子彈,仔細檢查過盒子以後還是沒有找到。他的身上也沒有,也許是在飄流的時候掉了,或者是被誰撿走了。

  於是潛進基地裡就變成了一個大問題。總不能讓對方把所有普通的、特別的、機密的資料通通拿出來給他過目吧,即使來自都廳的的傢伙多少都有點背景,可是偏偏現在他身上又沒有能夠證明他來自都廳的東西──從都廳出來的赤司明白,為了防止冒用,對於都廳人的身分檢查有多嚴謹。

  證件沒有,制服沒有,也沒有這個區域基地的搜查令,換成他自己也不會讓這麼一個可疑的傢伙進去。

 

  所以,只好硬闖了。

 

  做出這個決定的當下赤司就把主意打到了旁邊的傻大個……火神大我身上。

  沒辦法,雖然他對自己的體力很有信心,但是現在不曉得為什麼,他的體力似乎只剩下以往的一半,這時候旁邊剛好有個似乎很有力氣又不會太笨的,赤司也就理所當然的徵用了,儘管綜合素質勉勉強強。非常時期,不能要求太多。

  

 

  時間是赤司征十郎被火神大我從河裡撈上來的三天之後,夜晚。

  這兩個人現在在爬第二區域基地的通風口……

 

 

  同一時間。

  第二區域區長綠間真太郎正在研究室裡改造他的「幸運物」。

  都廳主人的親衛隊隊長笠松幸男帶著副隊長黃瀨涼太正在中央室聽代理統治人木吉鐵平的精神訓話。

  

  黑夜裡,小小的身影晃過了許多的監視器、守衛人,就像是沒有人能看見的幻影。

  

  ──都廳主人踏出了重重保護的中央都廳,在星空下小跑步了起來。

 

 

tbc(?

 

這個不是坑!真不是坑!把我想寫的情節寫完之後大概就沒了嗯(去死

後面還有約兩節的份量。

 

2013.4.20 九川千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空
  • 千華醬說它不是坑但我陷坑了(喂
    焦慮的赤司是想找回可愛黑子的記憶?
    都廳主人是黑子還是赤司呢....(苦思
    我猜是黑子!!
    猜對沒獎品!!xD
  • 我覺得有點悲劇,感覺好像越寫越長了(捂臉)
    最近一妄想下去就沒完沒了,這是病,得治(遠目)

    赤司是想找回黑子的記憶沒錯,都廳主人…咳,赤司在爬通風口的時候都廳主人才溜出中央都廳而已……猜對沒獎品(揍她

    我希望第三節可以寫到黑子和黃瀨(捂臉)然後第四節是冰室哥哥~(蕩漾臉(夠了
    不要爆字數的話這個目標應該不難達成吧大概(…

    九川千華 於 2013/04/21 20: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