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安全指南(三秒鐘教你如何看文不砸電腦):

#本文採取小清新校園風格(騙誰呢你),後期走向有可能神展開(先把其他坑填平啊啊啊)

#CP問題因為最近看翠翠很順眼又放不下赤隊,於是乾脆兩個都不放手人生美滿我有!(?!)

#前期都是翠翠戲分,大概感覺會是赤黑前提的綠黑,不過請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放棄赤隊!!

#於是又玩了赤隊雙重人格梗,看寫的感覺吧,有可能最後會變成肉體上的3P精神上的4P(捂臉)

#黑子綠間各種角色大崩壞。

#最後,節操是什麼,能吃嗎?(純真臉)

 

 

 

 

 

 

 

  「我始終無法理解你們之間這種奇怪的關係。」他推了推眼鏡,嘆了口氣,似乎有很多話想說,但片刻之後仍是一臉扭曲的沉默。

 

  「你啊……不累嗎?」

綠間真太郎問道,鏡片後的眼瞳裡充滿複雜。

 

 

 

  Unfairly Trade

         不公平交易        

                      CP:赤司征十郎X黑子哲也

                        綠間真太郎X黑子哲也

 

 01-

 Bring me a lie, then I will bring you my truth.

 (給我一個謊言,而我將我的真實獻予你。)

 

 

  「哲君!」

  桃井高亢的聲音引起了路人短暫的注目禮,黑子哲也心裡一聲哀嘆,在引來更多注視之前和兩名友人離開現場,來到公園的一角。

 

  微風和晃蕩的樹影有助於使人心情平靜放鬆,儘管如此他依舊在停下腳步之後看見淚眼汪汪的女性友人,登時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黑子哲也求救似地看向另一名從方才便沉默不語的友人,收到他求救訊號的綠間真太郎僵硬的堅持了幾秒鐘,最後還是在那雙蘊含懇求的淺藍色瞳眸中敗下陣來。

  他拿出一方淡粉色的手帕遞給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經理,語調裡帶著些許無奈。

 

  「拿去,把眼淚擦擦,真是的,黑子沒哭你哭什麼。」

 

  「因為、因為看起來好痛嘛!」桃井五月接過手帕擦乾眼淚,又伸手抓過黑子哲也的手,看著黑子那紫色還略帶浮腫的手腕,才剛剛止住的眼淚又有傾瀉的跡象:「好過分!手對籃球員來說是第二生命啊,尤其是像黑子這樣的傳球手,嗚嗚,一定很痛吧,混蛋,是誰這樣對哲君!」桃井抽了抽鼻子,腦袋裡頭已經把那個兇手抽打了一萬遍。

 

  黑子哲也輕輕的抽出自己被抓住的手,桃井怕弄痛他,沒有抓得很緊。他淺藍色的眼睛溫和的看著經理,「沒事的,桃井同學,這只是我自己扭傷了而已。」

  

  說謊,那手腕上那麼清楚的勒痕,明顯就是被繩子之類的東西捆綁摩擦造成的呀! 

  桃井張了張口,想告訴對方不需要害怕,不管是誰做的,她都會堅定的站在他面前,可是黑子將被她拉開的護腕向下拉回原位,蓋住了紫色的痕跡,他什麼也沒有說,就這樣靜靜的看著桃井,眼瞳裡是天空色的平靜,寫滿了拒絕。

 

  於是桃井本來想要說的話語便哽在喉頭再也說不出來了。

  

  綠間真太郎嘆了口氣:「桃井,你先回去吧。」他看向渾身充滿了一種堅持氣息的黑子,這麼說道。

 

  「咦?可是──」桃井看了看黑子,又看了看綠間,有些猶豫不決,直到綠間看不下去的附耳向她說了什麼,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你和桃井同學說了什麼,綠間君?」看著經理的身影消失在公園,黑子問向這件事情的另一個知情人。

 

  看著對方隱隱擔心著什麼的眼神,綠間抽了抽嘴角:「放心吧,我就和她說了要為你簡單治療一下,你可能會痛到哭,要女孩子離場以免你感到丟臉,其他的什麼也沒說。」

 

  黑子一臉面癱的控訴:「我才不會哭呢,綠間君你敗壞我形象。」

 

  「重點不在這裡吧……等一會先幫你處理手腕,桃井那傢伙剛剛動作很粗魯,又碰到了吧,和之前一樣,去我家?」

 

  黑子哲也點點頭同意了。

 

 

 *

 

  這並不是黑子哲也第一次來到綠間的家,事實上因為某些原因他對這裡──尤其是綠間真太郎的房間,已經是熟得不能再熟的情況。

 

  綠間的家很普通,就是普遍的三層樓房子,據說綠間家是四個人的,除了雙親之外綠間還有一個小他六七歲的妹妹,而前段時間他們家似乎抽中了什麼旅遊大獎,三人行的,綠間因為籃球隊的緣故決定留下來,所以這段時間裡整棟房子就只有綠間一個人住。

 

  綠間真太郎的房間擺設很簡單,以青峰那種亂糟糟房間相比是屬於十分簡單嚴謹的類型,房間不大,一張床,一張書桌,還有一個占了一整個牆面、裝著各種書籍的書架,書包被整齊的放置在椅子邊,除此之外便沒有什麼東西了。

 

  和青峰那個找不到落腳點的房間相比真的差太多了啊,果然不愧是將來想成為醫生的人嗎? 黑子還記得自己第一次來到這個房間時暗自在心裡感嘆道。

 

  綠間的未來夢想是成為一名醫生,所以書架上的書也大都是有關於醫療方面的,黑子哲也當初還以為綠間家裡是開診所的,畢竟數量如此龐大(據說這裡的還不是全部)的專用書籍不像是綠間這個年紀能夠自己買來讀完的,後來他才從綠間口中知道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綠間只是因為知道得太多,後悔的太多,於是當有了重新來過的機會,便決定提前作好準備,不讓自己再次後悔而已。

  那種無力的感覺,綠間不想要再次感受到。

 

  當然,那是很久以後的事情,現在姑且不提。

 

 

  黑子哲也的皮膚是怎麼也曬不黑的類型,白皙得讓人想在上頭狠狠地掐上個紅印子點綴,他的身材瘦卻不弱,雖然沒有什麼肌肉,線條也美好得令人幻想。

  綠間真太郎的房間裡,黑子正緩緩脫去上衣。照理來說是能夠讓男性也瞪直眼睛的景色,當事人卻都沒有欣賞或羞澀的心情。

  一個是因為已經不是第一次,再加上從來沒有對友人提起什麼戒心,所以脫得無比坦然。

  一個則是因為那白皙膚色上頭遍布的各種傷痕,臉色沉了又沉,心裡將兇手抽打了一萬遍啊一萬遍,然後又盯著黑子的背部,滿心的疼惜。

 

  燙傷、割傷、刺傷還有各種一條條的鞭傷和勒痕,那個變態越來越過分了。 綠間暗自在心裡罵道,沒有說出口,因為他知道黑子哲也不想要聽到。

  即便是被這樣子對待──黑子哲也依舊在維護著,不願意聽到任何不好的詞語被加諸於那個人身上。

  

  「為什麼?」綠間記得自己曾有一次這樣問道。

 

  「他說──他愛我。」黑子哲也的回應在氤氳水氣裡有些模糊不清:「他對我說──我愛你。」

 

  「可是你明明知道──」綠間幾乎想怒吼了,有哪個人會這樣對自己的愛人啊!那傢伙就是一個連「我愛你」都可以拿來當工具用的混蛋人渣!你的眼睛不是很好嗎怎麼連這點都看不出來啊!

 

  「謊言嗎?我知道啊。」然後隔著一扇玻璃門,黑子的聲音又輕輕的飄過來鉤回綠間幾乎要飆出腦袋的理智:「可是我不介意,本來就是場交易而已啊。」

  黑子的聲音裡帶著淡淡的、恐怕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悲傷。

 

  於是那次以後綠間就不曾再向黑子問過這個問題。每個人都有自己不願意提起的事情,那是一個隱藏在心裡的傷,被時間的冰凍住了,冰一旦融化,傷口便會裂開,汩汩流出暗紅的血。

 

  而綠間總覺得,黑子心裡的那塊冰,其實脆弱得一呼氣就會碎。

 

  交易啊……那個混蛋用一句謊言騙走了黑子的真心,這是場不公平的交易。

  

  ──可是愛情這種東西,什麼時候公平了呢?

 

 

  「綠間君?」黑子哲也只脫了上衣,還留了件褲子在身上。綠間注意他的手放在褲頭上有些猶疑不定,想必剩下的部分只會比上半身更加慘不忍睹。

 

  「浴室在出去左轉第二間。」綠間說道,「你先過去吧,我幫你把衣服放洗衣機去,換洗衣物會幫你放在浴室門口的架子上。」明後天是周休二日,按照慣例,今晚黑子大概會留下來過夜。「傷口洗乾淨點,等會我好上藥。有需要幫忙就叫我,我在外面等你。」

 

  「好的。」黑子拉開房門走了出去,頓了頓:「綠間君。」

 

  「嗯?」

 

  「……謝謝。」

 

 

 

 

 

tbc

 

 

2013.6.4 九川千華

白雪那篇真的最多再兩篇就沒有了,本來就是片段而已嗯(?)所以應該不算亂開坑吧我有計畫的…(心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