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自創與穿越

細分:穿越那檔破事兒

 

聽過了許多,看過了許多,但所有的一切都不比親自體會要來得真實。

一成不變的灰色天空,觸目可及的垃圾山,還有在鼻尖打著旋兒不肯離去的鐵鏽味。

──流星街的所有,卻是什麼都沒有。

 

有時候他會想,假若人生重來,他會不會做出不同的選擇。

但無論多少次的推想,始終指向同一個結局。

 

他想,是的,他並不後悔。

 

            穿越那檔破事 

 

                  CP:庫洛洛‧魯西魯X庫洛洛‧魯西魯(穿)

 

 

01-   穿越那檔破事

 

  李洛言,年二十,上有一位二十四歲的上班族大姊,下有一位十六歲的高中生小妹,家境小康。

  做為家中唯二的男性,即使再怎麼憋屈,凡事都要讓著女性。 他的父親曾經帶著一臉疲憊如此對他說。 家中人員比例男二女三,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奴役少數,你可以抗議,但他們大概不會聽。

 

  好吧,做為前鋒的老爸都戰死沙場了,他還能說什麼……

  

  悲慘的是,家中三名女性,全是腐女。

 

  李洛言已經不想去思考他一生當中有多少次被自家母親暗示帶個男朋友回家,也不想計算他有多少次被自家姊姊推出去cosplay做他們社團的吉祥物,平心而論,他的樣貌還不錯,也有天賦,無論cos哪一個角色都活靈活現──就算是扮演西索這種類型的變態。

  沒錯,提到重點了,他家母上大姊小妹,現在無一例外的在迷《HUNTERxHUNTER》這一部動漫,其中小妹是西控(做為一個哥哥,李洛言表示對她未來找男友的眼光感到憂慮),母親以及大姐則是團控──這讓他在一歲的時候得到了幾聲尖叫,還差點被取名叫做李洛洛或李庫洛。每每想到這點,他都十分感激自家父親當年的寧死不屈。

  做為家中的長子,小孩中的唯一男性,名字不要求聽者羨煞四方聞者甘拜下風,至少──不要用一個動漫角色的名字給他的人生憑空加幾條黑線。

  不得不說,李洛言的樣子的確有幾分團長的風姿,至於那些被自家人在額頭綁上繃帶然後推出去賣肉的經驗,就不要再提出來刺激他了吧……

 

  也因為有著兩個團控的家人,李洛言一開始還以為,這個情況是自家人閒閒沒事做弄出來的玩笑。

 

  「歡迎光臨次元位面穿梭管理局分部。我是您的服務員安德烈。」

 

   李洛言死瞪著眼前笑笑笑的金髮男子,奈何對方臉皮太厚,瞪了幾下沒瞪穿。

 

  「首先為您確認基本資料,李洛言性別男生辰xxxxxx今年二十歲穿越世界為《全職獵人》──」

  「慢著慢著你剛剛說什麼?」李洛言打斷了安德烈的滔滔不絕,一臉的冏冏有神。

  「嗯?」看著洛言和一般情況下不太一樣的反應,安德烈疑惑的思考了幾秒才若有所悟的一拍手:「啊!難道你不曉得什麼是穿越?」

  「我知道什麼是穿越!」洛言有點不爽,這種好像被藐視的感覺真他母親的令人火大,家裡有三個腐女的他怎麼可能不曉得什麼是穿越,由其是自家小妹還一天到晚嚷嚷著想穿去獵人當西索的小蘋果或者再不濟點爛果實也可以(再一次的,洛言表示對自家小妹未來挑選男友的眼光感到憂慮無比)。

  「我不了解的是,為什麼是我?」地球上的人類估計比他一輩子吃的米粒還要多,為什麼偏偏是他?難道他這顆米粒比較黑或者比較白所以一挑就中?

  「因為單子上的資料是你的啊。」安德烈基本上已經搞懂了,得,又是一個被親友陷害的兄弟,這年頭女人要不宅了要不就腐了,以推兄弟下火坑為樂的一籮筐,那些陽光正常的萌妹子現在稀有度都比得上熊貓了,就連自家姊姊也是──想到自己當初也是被姊妹推下來的那段血淚史,安德烈不禁感到一陣悲從中來,看向洛言的眼神也就多了一股幸災樂禍。

  打了個響指,一陣閃光,一張只就飄落在洛言的眼前,恰恰三十公分的距離,白紙黑字清清楚楚,他似乎還能在上頭看見若有若無的三個大字賣身契。

 

  想要體驗時下流行的穿越嗎?想要耍二沒地方去嗎?想要有一個就算死後也不怕丟掉的鐵飯碗嗎?──看過來看過來!次元位面穿梭管理局招收員工啦! 

 

  斗大的黑色字體被放大加粗還加了底線,洛言一陣黑線的抽動了嘴角,視線往下看。

  活像在誘惑年輕工讀生跳坑的不法公司招才宣傳標語下方就是一連串的基礎資料表格,姓名、年齡、性別、生辰、聯絡信箱還有一大串雜七雜八的項目。

  「這是什麼。」李洛言僵硬了。

  「就是你看見的那樣囉。」安德烈的語氣輕快:「上面的筆跡你該不會不認得吧?」

  洛言沉默了。那筆跡他怎麼會不認得?那是他家裡那三個禍害的筆跡啊啊啊啊!

  看著上頭因為興奮而顫抖的三種不同字體還有多次塗抹的痕跡,他有種快要變成咆哮獸的衝動──就這樣把親人賣掉了嗎老媽大姊小妹你們讓他情何以堪!!

  差點沒有咬碎一口白牙的洛言低低的尋求自我救助:「可不可以當作沒這回事?」有緣拿到表格的人不是他、填表格的也不是他,就連夢想穿越的也不是他,強制中獎什麼的這種事情太糟糕了吧又不是樂透彩!

  「資料都已經上繳給老大了,我只是來通知還有送你走的,你說呢?」安德烈一臉悲憫。

  「……。」

  「懂了?」安德烈。

  「懂了。」深呼吸,要先冷靜下來,冷靜冷靜。

 

  「那,來抽任務和殼子。」安德烈拿出一個籤筒。

  「還有任務?」

  「新進員工都得接受試煉,有點像你們那邊說的員工試用期,剛剛的合同上有寫吧?」

  「有。」合同就是自家親人替他填的那張,雖然洛言覺得他看起來更像詐騙集團用了幾百年的老梗。

  「試煉就是穿越,用以訓練新人靈魂和精神的強度,以免以後工作的時候太容易掛點,合同上有寫吧?」

  「……有。」合同裡的【員工考核】中備註了一行小小的灰色字體,有點文言的敘述,翻成白話大概就是這樣:新進員工必須先進行穿越,以訓練心靈和靈魂的強度免得在管理局工作時受不了次元壓力魂飛魄散,不過員工可以選擇世界(這是員工才有的福利,那些合法或非法的穿越男穿越女基本上是沒有的)。這欄項目後面有了四個藍色原子筆寫成的大字全職獵人,按筆跡來看是他大姊寫的,不過沒有塗改的痕跡,看來是三人一致通過。

  「為了不要對世界造成太大的影響,你的殼子必須是那個世界裡原有人物的複製品好暫時性騙過法則,合同上有寫吧?」

  李洛言都想捂臉了。

 

  安德烈拿出來的籤筒被作成有中國風味的黑木盒,裡頭放了一堆碧綠色的珠子,微弱的閃動著銀光。意識到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籤了,他伸手隨便抓了一個出來,帶著少許早死早超生的自暴自棄。

  珠子一離開盒子就化成了一道綠光到安德烈手上才緩慢的停下來轉化成紙張,快速的掃了一遍的安德烈嘴角抽了抽,強忍笑意和同情。

  「怎麼樣?」看到了安德烈的扭曲臉色,他忐忑了。

  「好,很好的籤。」安德烈乾咳了一聲試圖壓住槌打牆壁的笑意,揮揮手,萬惡的合同又出現在洛言眼前。

 

  不過這回多了第二頁。

 

  《穿越者李洛言任務以及附加限制事項說明(魂穿編號H2163552061881520)》

   穿越載體:庫洛洛‧魯西魯(次元位面穿梭管理局研究部門出品,保證百分百精仿,附贈念能及身體素質)

   任務要求:1.與幻影旅團成員共同完成一向活動。

        2.替BOSS按摩。

        3.得到七大美色之一(液態礦石除外)。

        4.與金‧富力士戰鬥三次。

        5.與正牌的庫洛洛‧魯西魯接吻一次。

        6.取得三大美圖。

        7.通關GREED ISLAND。

        8.取得一張獵人執照(系統只認可二星獵人執照)

        9.與三美五帥四小強各交手一次。

        10.解決所有穿越者。  

   限制條約:1.禁止和《全職獵人》中的任何角色透露劇情。

        2.禁止以任何形式整容、毀容、易容。

        3.禁止以任何形式更改姓名,凡自我介紹強制認定為【庫洛洛‧魯西魯】。

        4.自帶劇情人物吸引力(非魅力)。不可屏蔽。

 

  看了一遍下來李洛言的臉色由白到青再由青到黑,你確定這是員工訓練?!哪家公司的員工訓練搞這種要命的東西!!

  「沒得商量?」咬牙切齒,他抬頭看向安德烈。

  「沒得商量。」安德烈兩手一攤,擺出一個愛莫能助的遺憾表情,當然,如果他的肩膀和唇角不要抖得那麼明顯,會更有說服力。「知足吧兄弟,團大的實力放在家教都可以統一黑手黨了,還附帶『顯赫』背景呢!在獵人那個殺人合法的世界已經是外掛啦!不知道的動你你可以很容易的拍飛,知道的就算是獵人或揍敵客也不會輕易動你,真動起手來你也不會一秒掛掉。」他安慰道:「籤運不錯!」

  「籤運不錯?」洛言背景都黑掉了,濃厚烏雲配上打雷閃電:「頂著團大的殼子在同個世界晃悠你跟我講不錯!劇情人物吸引力而且還有可能會碰上正牌!」不,是絕對會碰上正牌,那個第五條任務是什麼回事!寫這些任務籤的是團控還是團控還是團控啊!!

  「想開點,你比我當年好太多了。」提起當年勇,安德烈又是一臉悲壯:「還記得那時候我也是被家裡的女人推來的,當時去的是BLEACH死神,抽到的任務只能用淒慘形容了,像是在『虛夜宮住一年』這種還是最正常又簡單的,總共十個的任務裡有大半是『得到烏爾奇奧拉的公主抱』、『讓黑崎一護和朽木白哉上床且白上一下不可逆且兩人隔天早上必須全部忘記』、『連續三個晚上在藍染惣右介床上睡覺』的類型……」出題目的人裡一定有腐女這種生物!那個分明就是白一黨喜歡看的任務是什麼!

  「辛苦了。」對BLEACH死神也略有涉獵的洛言表示同情。

  「不,我已經過了,現在辛苦的是你了。」拍拍他的肩膀,安德烈臉上掛滿了毫不遮掩的慶幸。

 

  深呼吸兩口氣,李洛言告訴自己就算把安德烈扁成豬頭也沒有用──從他們的對話看來這傢伙並不是管理局的上層人員──他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改問一個從方才就十分在意的事情:「可以問一個問題嗎?我走了以後,我的身體怎麼辦?」合同第二頁上寫魂穿。

  「暫時的時間停止囉,不會成長也不需要補充養分水分,有點類似不用吃東西喝水的植物人。等你回來以後則要看你的決定,要用你原來的身體上班還是用庫洛洛的都可以,」不過前者因為身體是普通人所以會被強制接受某些堪比地獄的肉體強化訓練,「或者你也可以選擇放棄這份工作,拿獎勵回家。」安德烈說:「我個人建議你留下,畢竟灑出去的單子,聽說十萬張給有緣穿越女穿越男的裡頭只有一兩張是員工招募,機會難得機緣少見,而且這裡員工福利不錯,當上了,工資挺高,可以換成各種不同世界不同國家的貨幣不說,員工還有可能煉成神格,無聊的時候就去看看那些……」活體話劇,「也是不錯的休閒。」

  「不上崗還有獎勵拿?」

  「不管上不上崗上頭都看了戲,走台費不會少。」上頭看得樂乎才不管你是穿越者還是菜鳥員工。

  李洛言沉默了,這裡的人不管老大還是員工無聊時的興趣就是看戲了對吧?還特愛別人賣力演出的青春人生劇咧。

 

  經過一連串的程序後終於到了他被踢下去的時間,洛言這時候的心情還是很複雜很糾結。畢竟在床上躺著睡覺就睡到發現自己被家人賣去參加要命的員工訓練的人萬中選一除了他絕無僅有。

  「就當成旅行吧,只是這旅遊地點遠了點,危險了點,條件還多了點……」咳了一聲,安德烈面色一肅:「洛言。」

  「什麼?」

  「別死了。」安德烈警告,他還是挺喜歡這個人的,大概是在他身上看見了過去被推坑的自己而感到些許同病相憐:「要是死在那個世界裡,你就會直接在那裡墜入輪迴,幾次投胎以後被同化成那個世界的魂魄,到時候就算是我們老大也救不了你。」他加重了語氣:「所以,就算是腸子拖在外頭腦漿爆出只剩一口氣你爬也得爬著去完成任務!」任務完成了就會被傳送回來,這樣只要不是靈魂成渣了都有救。

  李洛言很想吐槽基本上如果真的弄成了那種悲慘的樣子他應該沒辦法撐著爬完任務而大概會直接噴出一口血GAME OVER,但他看得出安德烈是真心的善意提醒還有在對方眼裡的淡淡擔憂,於是硬生生的憋下了吐槽的慾望轉為理解的點頭和簡單易懂的三個字:「知道了。」

 

  安德烈對他比了一個拇指然後後退兩步打了個響指(他認為這個舉動有耍帥的嫌疑),下一秒鐘,李洛言便被黑暗所覆蓋。

 

 

 

tbc

 

第一章就四千字爆了超悲劇有沒有!!!(捂臉

其實我是團控所以團控的朋友們萌三美的朋友們請快來搭訕我吧吧吧吧吧(滾啦

 

然後這個坑是有存搞了才來發的所以請不用擔心雖然我這個挖坑魔人說的話大概已經沒有人會相信了(淚)之前才有朋友一臉痛心的對我說:我在也不相信你給我看的東西了嗚嗚嗚嗚嗚(並沒有哭好嗎

 

然後中秋節快樂唷米那!!

 

ps.有回應,有更新(乾不要耍二!

 

2012.9.30. 正在吃柚子的 九川千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梅雪
  • 我不爭氣的笑了怎麼辦……是說洛言的老媽大姐二姐也太絕了!竟然把自己的兒子(弟弟)推下火海……真不知該不該比個大拇指啊(你這家伙)
    還有,安德列你明明這是完全的幸災樂禍!你這樣也太不道德了!

    最後,期待下篇!(不知道洛言穿越後會發生什麼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