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稻妻/GO的時代

細分:狼與幼豹>吹雪。

註:採用部分動漫《惡魔聖典》的鎖與聖典設定,有興趣的朋友們可以去看原作(這個人只是對設定有愛所以沒看過原作)

 

 

 

  這是個很久遠的故事,久到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忘記。

  關於,惡魔的存在,以及它們的追求。

 

  邊境的寧靜之村有個小小的傳說,關於惡魔的沉睡之夢。

  古老的故事說,惡魔們追求著真實,追求著永久的沉睡,像是夸父逐日那樣遙不可及的夢,帶給他們生存的目標以及動力。

  惡魔擁有無盡的壽命、完美的防禦,以及強大的力量,很少有事物能夠真正傷害到牠們,於是他們的存在便變得特別漫長,那是一段難熬的孤單的歲月,來自神的詛咒,給予他們沒有止境的旅途,而相伴的是日漸加深的寂寞──於是終點,就成了他們一生的期盼。

  真實的言語,能夠給予惡魔一個寧靜的不醒之夢。厭惡的也好、憎恨的也罷,喜愛的,深愛的,舉凡「我討厭你」、「我恨你」、「我喜歡你」以及「我愛你」,簡簡單單的三四個字,只要它出自真誠的心,便能化為利器,刺破惡魔的心臟。

  惡魔並不會被聖水或十字架甚至核子彈所傷害的堅韌軀殼,在言語之前脆弱不堪。

  

  聽來很可笑,對吧?

  但他卻堅信不疑。

 

  

  Say Love

                      說『愛』。

 

                  CP:吹雪士郎X雪村豹牙

                    FUBUKI   X  YUKIMORO

 

關於那些我們自以為遺忘的過去PARTA

 

  村裡來了一個陌生的男人。

  二十四歲上下吧,有著藍灰色的短髮,穿著一件夾克和牛仔褲。

  據說,是來自遠方的旅行者。

 

  「長得不錯喔。」鄰家的兒子說,皺起眉做了一個難看的苦瓜臉對他抱怨:「我們村裡一枝花都被釣走了。」原本那女孩還是他的女友來著。 

  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向擦著玻璃杯的少年不滿的咕噥:「明明我比那男人長得還要帥一點!」

  少年不置可否。

 

  他知道那個陌生的旅者。

  那人最近一個月常來他們家開的小茶館喝茶,一坐就是一下午,少年知道鄰家兒子說的是誰,那容貌令人難以遺忘。

  那個男人的確有張好看的臉,如果用文藝小說裡的文筆來形容,大概又可以讓作者騙走三四百字的稿費,要是在大陸上晃蕩滿口美好事物的吟遊詩人看見了,約莫會替那男人作一首詩,然後帶著略顯斑駁的豎琴從大陸北端唱到南──那個旅者有這種資格。

  但少年並不是吟遊詩人,更不是成天對著窗子向路人拋著小野花的青春期女孩。

  所以他只記得那雙最令他忘不掉的眼睛,有著結霜湖面般的色澤,帶著微弱的光暈。

  那是一雙寂寞的眼睛。 他想,如同那些傳遍大陸屬於某些勇者的英勇事蹟,還有自家老爸藏在閣樓裡以為沒人會看見的厚重筆記(裡頭寫滿了那老頭年輕時候的各種英雄行為),或者是母親擺置在角落使其蒙受灰塵的貴族香水。

  那個男人,有自己的故事。

 

  扣,清脆的聲音。

  那個男人將視線從窗外移回來,放置在眼前的墨綠色茶碗中是冒著熱煙的碧綠。

  「謝謝。」他說。

  「不客氣,」少年回答,這個時間店內並沒有多少客人,他索性拉開對面的椅子坐下,一手支著下巴盯著對方看,有點不禮貌,但旅者並不介意。

 

  「你的眼睛,很寂寞。」少年說,男人頓了頓:「是嗎?」

 

  「如果你願意,我想聽。」少年又說,冰藍色的眼睛裡帶著好奇:「遙遠的大陸彼端有什麼樣的故事?你見過海妖嗎?或者是守著巨大財富的火龍?」

  那個時代的年輕孩子都會聽的冒險故事,小村莊外面的世界多采多姿,各式各樣的魔法、技藝,來自遠方的旅者時不時會帶給他們有趣的傳聞,比如說哪裡的古老遺跡裡有沉睡的寶藏,比如說盤據在火山口的巨龍有著怎樣烏黑亮麗的鱗片,還有各種英雄傳說以及夢想。

  少年才十三歲,童年的男孩有些已經離開村莊學藝,還有一些歷經了滄桑世事的勇士帶著一籮筐的故事返回家鄉。

  徘徊在耳畔的趣事與冒險使年輕的他迫不急待的想要展翅,然而父母總說他還太小,外頭太危險。

 

  「你想要聽什麼樣的故事呢?」男人放下茶杯,微微一笑:「關於大陸彼端,從來沒有人闖過的神祕遺跡?溫室裡久睡不醒的公主?還是來自更遙遠的吟遊詩人帶來的歌曲?」雙手捧著茶碗,他凝望著細細飄起的白煙。

  「如果你願意,我想聽你所經歷的故事。」少年回答:「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夠帶來的精彩,而不是輾轉聽聞,失去真味的傳說。」

 

  「好吧。」男人說。

 

  於是他開始說起惡魔的故事,那是少年第一次聽說惡魔這種生物。

  

  徘徊在時間與空間裡的惡魔們為了掙脫漫長的生命,尋覓著此生唯一的聖典,它可能是任何的生命型態,植物動物甚至飄渺的靈魂。但碰上的機率非常的小,畢竟一個惡魔一生中只會有一個聖典,錯過了,即使聖典不斷轉世輪迴,那也將不再是他們的所求。

  男人認識一個惡魔。

  美麗的藍色長髮以及眼睛,型態是擁有動人歌聲的海妖。

 

  「他曾經找到他的聖典。」男人說,海妖的臉上綻放出同伴們從未見過的美麗笑容,帶著惡魔無法理解的情感。「也許那就是『幸福』。」但沒有聖典的他們沒辦法體會。

  

  海妖喜歡那個人類,在他們看來只是個平凡的人類,對海妖來說卻是此生的唯一,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盡心盡力的達成聖典的要求,本能的趨使,海妖甚至願意為了那個人類挑戰高階的惡魔。

 

  是的,一如所有故事必定有所高潮迭起,那個人類遭到的其他惡魔的詛咒。

  同類相殘,得不到的其他人也別想得到──一直以來不滿海妖的惡魔們了解,要讓一個惡魔感到痛苦,最快且有效的方法,就是對他的聖典下手。

  失去聖典的惡魔會發瘋。傳聞像是瞬間被拆解成分子緩慢的折磨,在空盪的歲月裡沒有目標的飄盪,那樣的痛楚空虛沒有惡魔能夠承受。

 

  「那個詛咒很難解除,」男人說,想起了什麼雙眸微斂:「但我們看不下去KAZEMARU的消極,最後還是告訴他有個傢伙可能有辦法。」

  惡魔的詛咒,必須由更高階的惡魔才有辦法解開。

 

  於是海妖抱著靈魂被灼傷的聖典尋找上位惡魔,他找到了,但解除詛咒必須付出代價。

  「代價是,永遠得不到安眠。」

  即使聖典說了再多遍的我愛你,言語的利刃再也無法穿破海妖的心臟。

  

  「他同意了?」少年忍不住問道。

  「啊,是啊。」男人輕嘆:「很傻,對吧?」

  

  親眼見著聖典的靈魂受到連死亡都無法消除的痛折磨,與陪伴健康幸福的聖典走完人生後面對漫長的孤寂,KAZEMARU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第二項。

  

  「……」雙唇張開又闔起,少年不曉得該如何表示自己現在的心情。

  「擁有聖典的惡魔都是瘋子。」男人喝完茶水,結論道。「……可我說不定不久也會變成瘋子。」他喃喃自語。

  

  「什麼?」少年沒聽清。

  「沒什麼。」男人站起身,伸手揉了揉少年的髮。

 

 

 

tbc

KAZEMARU-風丸

CP是誰就給大家想像的空間啦啾(?

 

呵呵呵呵(?)對不起又是坑請大家抽打我吧不過不要打臉(跪地

這次是惡魔的故事,挖坑動機是因為被一些有提到『惡魔聖典』的穿越文弄到一整個揪心(噴哭

寫文要怎麼寫到那種程度啦!!(哀傷)有夠虐的!!可是又虐得我又痛又爽然後再三回去翻閱接著再被虐一次(到底

 

 

2012.10.11 九川千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