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撿一塊垃圾

 

  穿越這種事,睜開眼睛後看見的第一個景象是十分重要的,曾有一位不知名的前輩作出精闢的見解:「穿越以後是要泡妞還是搞基,取決於穿越後第一個見到的劇情人物是男是女。」而穿越獵人,第一場景還預告了你將會和哪些角色糾纏不清。

 

  以《家庭教師》來說,穿到義大利就是和迪諾、六道骸以及瓦利亞掛上了勾(當然還有一定的機率會碰上白蘭這個血很厚的BOSS級人物),穿到日本則是集十代守護者眾外加一名鬼畜教師的注意於一身,穿到中國,恭喜你,你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成為風的徒弟。

 

  以全職獵人來說,情形就複雜了許多。睜眼以後最大磯率會看見的景色有三種:叢林、大廈、垃圾山。看見一大堆樹,我們大致上有三條劇情可以攻略:要不等金‧富力士突然出現拯救你這個迷途羔羊,要不隨便走走然後"一不小心"晃進了窟盧塔族的部落,當然最爽的莫過於第三種,一隻綠色的青蛙從天而降,接下來靠著主角光環就能舒坦的過日子。如果你看見的是一堆大樓,那麼你有可能被雲谷檢走作智喜的師兄師弟師姐師妹,當然也有可能撞見小丑被拐帶培養成大果實或遇見揍敵客家大公子結束任務然後面臨滅口與拎回家二選一。至於垃圾山嘛,這幾乎是所有穿越者認獵人世界的標誌物了,基本上,這味道充足的場景,就是個告訴你你未來會和某群節肢動物勾勾纏纏的黑色預告函。

 

  跟著金,有飯吃──至少他背後的獵人協會不會連個人都養不起,雖然尼特羅會長大概會告訴你你必須貢獻一點勞力換取生活物資。

  跟著酷拉皮卡,有飯吃──只要你能向隱世的窟盧塔族證明你是無害的。

  跟著小傑,還是有飯吃──只要外表不要太奇怪看起來太圖謀不軌,鯨魚島的居民還是挺好客的。

  至於西索和伊爾謎,那種高危人物碰上了只有祈禱幸運女神垂憐(當然無論是被果農撿走或者被揍敵客收養奴役兩者都會讓穿越者精神與肉體皆生不如死),蹭飯什麼的高難度動作,還是等順利生存了好感度上去了再說吧。

  

 

  但是降落在垃圾堆完全就是個悲劇。

  

 

  流星街,一個被神遺棄的地方。確切的大小沒人知道,也有人說他有一個共和國那麼大,全世界不要的東西都被丟在這裡,棄嬰、罪犯、當然最多的還是各式各樣可回收不可回收的垃圾。流星街物資匱乏,普通的孩子六七天沒吃一頓飯都是正常的,吃的東西有一塊巴掌大的發黑麵包就能撐好幾天了,有時候還會因為這麼一點點食物引來殺身之禍。弱肉強食的地方專出強者,不要說生理問題了,對於弱小的孩子來說,基本的生命安全都隨時有危險──流星街裡一視同人,人肉有時候也算作一種肉類食品。

 

  在垃圾山之中跳來跳去前進的李洛言表示十分鬱悶。

 

  姑且不論流星街這個究極強化版貧民窟對於新手穿越者的兇殘程度,洛言對於自己刷了下限的運氣已經默然無語了。

 

  看過《全職獵人》的都知道,流星街是某A級強到團的出生地發源地也是最初的結仇地。

  本來這也沒什麼,仇家嘛,在這個世界裡哪個人沒有一兩個,蜘蛛的仇家早就遍佈世界各地了也不只流星街有。說真的洛言倒還不介意結一兩個仇家來練練手讓沒殺過人的自己破個處。

  但當這裡是流星街,當那些仇家是流星街人,當他自己還正好有著某A級強大團的骰子意模一樣的面貌身材和念能力──事情就大條了。

 

  庫洛洛‧魯西魯的身體素質很好,連帶的他老人家眼光高,於是他周圍吸引聚集的同伴素質也很高(舉例那幾個團員還有外帶的變態果農),然後他不自覺引來的敵人素質也很高…‥隔得老遠洛言就感受到幾股殺意黏在自己背後,忍耐著被毫無遮掩的殺氣激起的一陣發涼,李洛言內心默默的淚流滿面──老子哪裡惹到你們了!他才穿來第一天啊喂!落地都還沒滿二十四小時呢!馬上就上演大逃殺什麼的太過分了啊啊啊啊!!

  就說流星街不是好地方吧!是吧!同樣危險的他寧可穿到A及叢林然後陪金那個野人到處挖墳啊嗚嗚嗚嗚──

  

  你說團長大人那百寶袋似的能力又不是擺好看的,盜賊極意拿出來放一個大絕過去也就乾乾淨淨了,沒必要逃吧?

  乍聽之下很有道理,事實上洛言也一度想要這麼做,可理智還是阻止了他。因為這裡是《全職獵人》的世界,最熱門的正當行業獵人都能夠合法殺人,更不用想那些不法行業的猖狂。殺手不提(揍敵客家族都囂張的把自家改建成觀光景點了),只算盜賊(某幫在各地橫著走的蜘蛛那已經不是猖狂兩字可以詮釋的)、黑幫什麼的存在在這個世界也是多如牛毛──理所當然駭客、情報販子之類的輔助資訊業也是蓬勃發展中。

 

  曾有誰說過,情報這種東西,掌握的好的話,會是比核子武器還恐怖的力量。操作得當,它可以無聲無息的殺死一個人,毀了一個家庭,甚至掀起一場戰爭──有部小說敘述一個婦人聽聞自己的丈夫在外偷情,從不信到懷疑到一哭二鬧三上吊,最後不甘的自殺想以悽慘的死相報復丈夫,兩個孩子受不住搖言不久便跟著死去了,什麼都沒作的丈夫最後也受不了街坊鄰居的閒言閒語而頭海死亡--這一齣家庭慘劇,一開始只是因為妻子收到了一張他的丈夫和女同事一同吃飯應酬的照片。

  有人類的地方就有複雜的黑色地帶,小說的世界是,原來的世界也是,何況混亂得多的流星街?

  除此之外,看過漫畫的孩子都知道,流星街人就是種打死一個會湧上更多個一人一口唾液一人捅你一刀搞死你的瘋狂物種……二十一個人用自己的死亡宣告流星街的名字,洛言可不想體驗那種恐怖的復仇。

  他不敢賭流星街有沒有監視器一類的東西──他相信90%是有的,流星街除了是垃圾堆積地,許多黑幫的老巢也在這裡。光是「看見兩個庫洛洛」就足以引起軒然大波──他畢竟不確定現在的時間點那群蜘蛛們闖出了流星街了沒,或者有沒有一時心血來潮想重溫故鄉懷抱,不要說他疑神疑鬼,穿越小說裡的主角都是這麼碰上蜘蛛掛點的。

  身為穿越者,你不能期望一輩子都碰不上劇情人物,不然作者要寫什麼,讀者要看什麼?

  所以某人縛手縛腳的不敢動手,他現在這張臉就百口莫辯,如果再加庫洛洛那名滿天下的念能力,一旦動手他估計就得坐等正牌團長來找他談心了,那可不會是什麼愉快的經驗。

  感覺到身後的氣息越來越多,洛言欲哭無淚的發現自己更不能動手了,他也許還能耍一點小手段搞死幾個,死一大票就有問題了,絕對會引起關注。

  引起關注=以為他是庫洛洛=消息傳出流星街=被蜘蛛們發現=與正牌蜘蛛頭談心。李洛言幾乎都看見了正牌的庫洛洛‧魯西魯優雅的淡淡一笑表示對他的內部構造感到十分有興趣接著隨手一揮說著「飛坦,就交給你了」然後他被綁上刑架的樣子──噫!不要再想了!!

 

  被自己的腦補驚恐到的洛言從沒有如此慶幸現在是黑夜,後頭的那一票只能由氣息來判斷來者是誰而目標物又往哪裡跑,如果是白天的話大概就不只後面那一票會追著他跑了哈哈──

  哈泥煤!大半夜玩你追我逃馬拉松的你們不累嗎! 快要飆淚的某只很想對後頭咆哮,不過那聲音一出來會驚醒附近的誰誰誰(對流星街人來說睡眠中保持警覺性是常識)或者被後面那一票認出來的機率,嗯他還是在肚子裡吼吧。

 

  邊用眼角往後瞄那幾個若隱若現的人影,邊放開圓探測那掛追著他跑的傢伙有幾把刷子,唔,三個念能力者,似乎已經脫離飯桶等級了。

  洛言有些疑惑,普通人追他還情有可原,菜鳥追他也可能是判斷失誤,但這幾個比較強的念能力者是怎麼回事?要知道從氣息來判斷是可以大略的分辨強弱的,菜鳥可能會腦抽的追上來挑戰,有點程度的人大多長腦子了,絕大部分會採取先避讓以後修煉的強些再來。

  ……難道,是他弄錯了,那些人不是庫洛洛的仇家?但那赤裸裸的惡意是怎麼回事?

  庫洛洛牌大腦迅速的運轉起來,兩秒以後李洛言被倏然浮現的「情債」兩個字砸的嘴角一抽一抽──喂喂,不是吧……

  

  *

 

  這邊李洛言正和滿腦子莫名的我這麼愛你你為什麼不愛我你不愛我就算了你怎麼可以傷害我(貌似還的確像是團長大人會做的事)我得不到的人別人也別想得到--的芭樂劇情作腦內抗爭,距離他目前位置的一公里多以外的地方也有一名青年正憂傷而明媚的四十五度角望天。

  

  「……。」望著眼前漫著熊熊大火的房子,一幫蜘蛛無語凝噎。

  「……瑪琪,」憂鬱青年轉頭看著在場同伴中唯一的女孩子:「你說團長會不會生氣啊……」

  名為瑪琪的少女語帶憐憫:「你不會想聽我的答案的,俠客。」

 

 

  要解釋這一連串事件的關係,時間還要往早些時候倒回一點──

 

 

 

tbc

 

2012.9.12 九川千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戮沁言
  • 好期待3 www
  • 生生
  • 求文!感覺好萌呦!!求樓主更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