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嶽翼的點文。 

問號不是亂碼,它的意義是不要問,看下去就知道(?

這篇都是去年的東西了……現在一看完全忘記這是自己寫的(捂臉

和現在的文筆比起來我好像退步了啊怎麼辦(淚奔

 然後雖然說是?廣不過廣中心成分比例大了一點大概(?

 

 

【?廣】 宇宙之邊

 

 

 00' 漂蕩之名

 

  那個時候他拋棄了自己的名字換來虛偽的榮耀,直到一紙相片告訴了他真相他才明白,並不是他自己拋棄了名拋棄了自我。

 

  --而是他的名他的自我決定去宇宙流浪。

 

 

 

  於是他們說,廣,廣,從今以後你的名字就叫做廣哦,基、山、廣。

 

  --那麼原來的基山到哪裡去了呢到哪裡去了,他想,他思考,他尋覓。

 

  卻發現連他自己都找不到。

 

  

  

 01' 宇宙失速

 

  「來做吧,  。」

 

  

  剎那間他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疑問還有說不清的情緒一擁而上,混雜的結果就像是亂七八糟的醬汁倒在一起,最後流出的只有渾沌的黑還有難以言喻的味道。

 

  「你說什麼?」於是他只艱難的說出這麼一句。

 

  「來做吧。做愛。」依舊是那張臉,儘管他眨了眨眼睛依舊是那張臉,啊啊,基山廣,他們偉大的古蘭大人,竟然面無表情的對他提出性愛邀請?

 

  這什麼鬼。誰來告訴他這位是誰,基山廣的雙胞胎兄弟?

 

 

  無數詞彙在嘴裡咀嚼了半晌,浮現在腦袋中的一種可能令他怒火直燒,再加上那種平鋪直敘的命令句,使得他忍不住出口諷刺。「你以為你是誰?啊?雖然父親大人給予了你最高權限,這也不代表你能夠隨地發情!」想了想他惱怒的補上一句,「想做的話自己找別人解決去!你們隊伍裡一定有人願意被你插的吧?不過是那張臉皮而已,有什麼了不起!」

 

  

 而對方淡淡一笑。 

  

 

 他怔愣。

 

 「這張臉什麼的,喜歡的話就全部給你吧。我的骨我的肉我的血,喜歡的話就全部拿去吧、吶?」基山廣靠近了無法動彈的他,笑容美麗得毫無破綻,然而正是因為美麗正是因為炫目所以顯得無比虛假。

 

 「而且啊,不是說要讓你在下面啊?如果要我在下面的話也可以哦、  。」

 

 放開了摟住他脖頸的手,他一個旋身躺在  的床上。

 

 

 他失神的抱住了他,輕輕撫摸著那頭比自己的還要更加醉人的紅髮。

 

 不該的。不應該是…這樣的。

 

 「……你要什麼?」

 

 「喊我的名字。」基山廣拉近了他,一個用力便將毫無戒備的對方壓在身下。

 

 也許不是毫無戒備。

 

 ……只是、驚愕到不知如何反應而已。那人的模樣,像是輕輕一推就會碎裂似的,薄弱得令人垂憐。

 

 碧綠色的瞳眸望著他,輕輕一笑。紅色的髮刮搔著他的臉頰,碧綠的瞳眸倒映出  。

 

 那雙美麗得宛若翡翠的眼瞳裡頭,唯一缺少的是他自己。

 

 

 

 「喊我的名字就好。」基山廣笑得美麗又帶了點哀傷,「喊我的名字。這樣的話,」

 

 

  「我就把全部都給你。」

 

 無論是身體、心,還是靈魂。

 

 

 於是宇宙開始失速。

 

 

 

02' 愛

 

 口口聲聲被喚著的"愛",到底是什麼呢?、權力者手中的利器?夢中虛假的糖果?…亦或是,床上淫糜的聲音?

 

 

 「吶、為什麼,不喊我的名字呢?  。」基山廣裸著上身,微笑的望著對方,姿勢是半趴著的,像只溫順的貓一樣,隱隱約約他似乎還能看見紅色的尾巴在廣的深厚晃啊晃,他吞了吞口水,輕輕的喊了喊:「廣?」

 

 「不是、不是這個哦。」剎那基山廣碧綠的眸子又失神了那麼一下,「連你也…不記得了嗎?」

 

 「……什麼?」他有些反應不過來。

 

 接下來的事情就彷彿失控了一般,基山廣隔著他的球衣開始舔舐  那敏感的部位,由膝蓋開始逐漸往上,直到大腿根部、他露出潔白的牙齒輕輕的拉開拉鍊。

 

 「喂、喂!你該不會真的、…」於是    開始不安了起來,所以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發展到這種詭異的情況,場面是什麼時候開始亂掉了…呢?

 

 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不舒服的感覺。

 

 啊啊,算了,就這麼……失控下去,也好。

 

 他不想停不願停也不能停。

 

 --那麼,就不要停吧。

 

 

03' 被遺棄的過往

 

 「我叫南雲,南雲晴矢。」紅髮的小孩瞥了一眼縮在角落的孩子,有些彆扭的伸出手。「你呢?」

 

 「基山……」沉默了幾秒,那孩子怯怯的將手搭上,如此說道:

 

 「基山大地。我叫基山大地。」

 

 

 

 --這只是被遺忘的片段,飄盪在宇宙中。

 

  於是,就此停止。

 

 

 

 

 

 fin.

 

 2011.8.28 九川千華

 

 

創作者介紹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