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數:1961

 

-03

 

走在商店街上,年幼的孩子惶惶不安的向他靠了靠,大概是想要牽住他的手,猶豫了幾秒最終只是輕輕地抓住他的衣角。

 

  磯崎研磨瞥了一眼安靜跟著的孩子,扯了扯嘴角:「怎麼,不逃跑?」

 

  「……會迷路。」像是覺得丟臉似的,藍髮的孩子用著模糊不清的音量說道:「這附近,不認得。」

 

  磯崎愣了愣,才想起他們正在走的這條商店街是三年前因應政府政策而建立的,如果說現在的劍城來自三年前或是更早的時空,不認得這條街也合情合理──他約略推估,身側的孩子年齡最多不超過七歲。

 

  但是,這傢伙認識自己也只有兩個多小時而已吧? 

  看著緊緊跟在身側的孩子,磯崎不禁無奈的咕噥:「如果我真的打算把你賣掉怎麼辦啊……」

 

  「大哥哥,你剛剛說了什麼?」

  

  「說你這麼蠢,不知道能不能賣到好價錢!」他伸手彈了他的額頭一下,藍髮的孩子小小哀鳴了一聲,抬手捂住迅速泛紅的部分,金黃的瞳眸委屈的望著他,活像是被欺負的小動物。

 

  磯崎研磨頓時覺得自己被罪惡感狠狠捅了一下。

  他不爽的嘖了一聲,無視年幼孩子的疑惑,有些粗暴的抓起對方的手往前走,耳根微微發紅。

 

 

 

  十三歲的劍城像是一頭豹,總是獨來獨往,力量強大,他們是在同一年被送入神之伊甸的,也是在同一年被送出島,磯崎研磨在神之伊甸的訓練場裡認識他,心中有了他的影子卻是在更早之前。

  雨天路過看見的景象,他穿著單薄的襯衫,在公園草地上來回跑動盤帶,雨越落越大,布料承受不了過多的水分而呈現出略帶透明的色彩,他像是沒注意到般,躍起,朝著兩棵樹之間的假想球門用力踢出,足球帶著不祥的藍黑色光芒呼嘯而過,撞上後頭的另一棵樹幹發出悶響,樹葉搖動,在雨聲之中的摩娑竟清晰得可怕。他沒理會落地的球,仰首望天,濕軟的瀏海軟軟垂下蓋住雙眼,張口像是用盡力氣聲嘶力竭的吼叫著什麼,卻半點聲音都沒有發出,透明的液體滑下臉頰。

  一頭獸。

  一頭受了傷的、獸。

  儘管受了傷,仍舊高傲不屈不肯吐露悲愴的、如此倔強而動人。

  如此美麗。

 

  ──他被這樣的他深深吸引。

 

 

  「大哥哥?」

 

  磯崎研磨沒有回頭。

  他一直以為他的同居戀人幼年時期應該和現在差不了多少,不善與人交流,有些倔強和彆扭,像是一隻尚處幼年期便被推上大草原的小黑豹,茫然不知所措於是用距離和冷傲偽裝自己。

 

  想起最初在一團被子中看見的幼年版戀人,茫然不知所措是有沒錯,但是倔強啦冷傲甚麼的……

 

  與其說是幼豹,那無意識中的各種行為不如說是幼貓──為什麼長大後會變成那副模樣呢?

 

  「……這傢伙原來是突變種嗎?」磯崎喃喃了一句,在一家服飾店前停下腳步。被他拉扯而不得不小跑步跟著的孩子因為突然停止的動作差點撞上他的背脊。

 

  牽著年幼孩子的手,他一踏入服飾店便直闖童裝部,將人塞進試衣間,隨手扔了幾套衣服給對方試穿,然後檢查荷包確保剩下的錢足夠讓他們吃頓飯,幸好他本來就有打工,這點花銷還不成問題,只是他恐怕必須放棄這個月的足球期刊了──也許他可以和毒島他們「借」一下。

  

  「那個、大哥哥?」從試衣間走出來的小孩不安的拉著衣角,比起磯崎的衣服童裝合理的貼身舒適,但小劍城彆扭的拉拉布料:「這個好像是……給女生穿的吧?」

  遮住大腿的布料底下有點涼,不管是從構成角度還是從商品名稱來看,這東西都叫作……裙子。

  磯崎吞了吞口水眼神有點飄移,他發誓他在拿的時候是隨手拿的他真的沒有注意到衣服是女裝還是男裝。男童裝女童裝兩區分的清清楚楚他為甚麼會走錯?大概是因為剛剛他在恍神的緣故?

  雖然說是拿錯的,這一點也不妨礙磯崎研磨用怪叔叔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掃視小劍城,弄得孩子覺得皮膚上頭涼颼颼的,起了陣雞皮疙瘩。

  他不是怪叔叔也一點都不猬瑣,但瞧瞧那腿那腰還有那純純的可愛的萌萌的眼睛──

  

  咳,從今天開始踏入戀童癖的行列也不是不可以……

 

  ──磯崎同學你的節操掉了請快點到櫃台認領喔啾!

  內心亮燈意識到自己差點誤入歧途(?)的磯崎暗暗的把落了一地的節操撿起來吞掉(老師跟我們說掉到地上的東西三秒以內撿起來都還可以吃大丈夫),努力的把自己詭異扭曲了的視線從斜線變成直線。

 

  「……大哥哥?這個……」發現眼前的大哥哥半晌沒有理他的小劍城努力爭取人權。

  「我付錢的,你有意見?」瞪。付錢的是老大。

  「……」

 

 

  結帳的時候他正打算詢問對方想吃什麼當午餐好決定下一個地點,轉頭便發現藍髮的孩子盯著什麼出了神,順著對方的視線看去,那是一張關於遊樂園活動的海報,磯崎頓了頓最終什麼也沒說。

  「真可愛的孩子,是你的弟弟嗎?」收銀櫃檯的小姐看著他身旁的小劍城,在他的紙袋裡塞了幾顆糖果:「巧克力口味。」她眨了眨眼睛,遞過袋子和收據。

  「不,這個──」傢伙不是我弟。

  「別客氣,我本來就打算請客人的。親戚家買太多,我又在減肥,不能吃太多甜食。」櫃檯小姐顯然誤會了,沒有等他說完便打斷了他的話:「下次要再來光顧喲。」

  「好的,謝謝。」磯崎研磨默默的將剛才沒講完的話吞回肚子裡。

  「喂,走了。」接著轉身拍拍小劍城的肩膀,幼小的孩子這才將視線從海報上收回來。

 

 

tbc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川千華 的頭像
九川千華

走過。

九川千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